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穿越 -> 听说王爷你克妻

听说王爷你克妻 108:作为一个女孩子……

作者:纳兰灵希   上传:fxflove5623014   下载:听说王爷你克妻   更新时间:2019-12-17 03:01:56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墨绯音瞬间飘开三米远,一脸警惕的看着他,“王爷,怎么说我也给你精心铺了个床,你不能恩将仇报,这样不好,不厚道,出门容易被雷劈的。”

独孤烨“……”

恩将仇报?被雷劈?这个死丫头,还真敢昧着良心说瞎话!

独孤烨把手背在身后,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直接掐死了某人,“下午是谁说,本王给她烤鱼,她给本王铺床的?”

墨绯音撇撇嘴,伸手一指那小床,“这不是给你铺了么?”

独孤烨满头黑线,嘴角抽搐,“……那也能称之为床?”

“怎么不能?比你昨晚睡得那床好多了!”

“……”

请问,他昨晚睡的是床么?!明明是地板!所以,这个死丫头是按照地板的标准给他铺了个床?!

独孤烨转过身去,背对着她,抬手轻揉眉心要冷静!要克制!死丫头只有一个,掐死了就没有了。

……

半个时辰后,独孤烨躺在角落里那张窄的可怜,短的过分的小床上,扭头看着坐在梳妆台前不知道在忙活什么的墨绯音,语气幽幽的问了一句,“需要帮忙么?”

一直很安静,突然听到他说话,墨绯音愣了一下,头也不抬的回了句,“不用不用,你继续睡你的觉。”

独孤烨“……”睡?半条腿都是悬空的,翻个身都是困难,他怎么睡?那个没人性的死丫头,就不知道给他铺一个长一点,宽一点,睡着舒服点的床么?

因为独孤烨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故而,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墨绯音都习惯性的把易容去了,恢复自己本来的样子。

此时,她正在忙着做一条剑穗,是做给卫长风的,她虽然不太擅长女红,但,做剑穗却是很在行,一直以来,几位师兄的剑穗都是由她亲手做的。

眼下这条,还差一点就可以做好了,墨绯音忍不住拿在手里端详了起来,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来,嗯,和她家大师兄的气质很搭!

“这是什么?”

倏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墨绯音被吓了一跳,正要回头骂那个走路没声音,故意突然出现差点吓她个半死的男人,却觉手上一空,剑穗已经落入了独孤烨之手。

墨绯音很无语,腾地一下转过身,一记满是杀气的眼神飘向独孤夜,“独孤烨你要死啊?睡的好好的,突然出现在本姑娘身后,梦游呢你?”

独孤烨瞧了她一眼,晃了晃手中的剑穗,“给谁的?”

他方才已经仔细看过了,很精致,很漂亮,但,一看就是男子所配之物。

这个死丫头……大半夜的不睡觉,却在这里点灯熬油的为一个男子做剑穗?

除了他,谁都不能拥有这样的待遇!

墨绯音白了他一眼,伸手去抢剑穗,“快还给我,还没做好呢!”

独孤烨把手抬高,因为身高的优势,轻而易举便避开了墨绯音的抢夺,星眸半眯,眼神凉凉的看着她,执着追问,“给谁的?”

墨绯音“……”

仗着自己个子高点就可以如此肆意妄为吗?!不就是欺负她够不到么?不觉得这太过分了嘛?

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反正又不是给你的,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赶快还我。”

独孤烨“……”

他当然知道那个死丫头不可能那么温柔给他亲手做小礼物!但是,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俊脸有些黑,独孤烨直接把剑穗揣进了怀里,双眸微咪,凉凉的看了一眼墨绯音,“本王为什么要还你?”

墨绯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那是我的!你凭什么不还?!”

“就凭,本王不高兴。”

“……”

墨绯音以手扶额,无言以对,“你不高兴就可以随便抢人东西?!”

“对!”

“……你这么能耐咋不上天?!”

“不想去。”

“……”

墨绯音抬头望苍天,无语泪凝噎打人是不对的!作为一枚优雅的富婆,不可以随便打人!

“给你一次机会,把剑穗还我。”

闻言,独孤烨眼风清凉的瞧了她一眼,悠然道,“它现在已经是本王的了。”

墨绯音“……”经过她允许了么?!说了给你了么?!这和抢有什么区别?!

“王爷,不过是个剑穗而已,又不是什么值钱的好东西,您犯得着为它担上一个土匪的名号?”

“本王就喜欢当土匪。”

“……”

忍住!一定要忍住!打人多不符合她优雅温柔的气质?!

“王爷,你看,您又不配剑,要这有什么用呢?所以,还是把它还给我吧,好不好?”

独孤烨眯眼,凉凉的俯睨了她一眼,语气幽幽道,“还给你,好让你拿着它去送给别的男人?”

“咳……”

墨绯音嘴角一抽,滑落满头黑线,很是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什么别的男人?那是我大师兄!大师兄懂不懂?!”

“不懂。除本王之外,都是别的男人。”

墨绯音“……”她竟无言以对!

大师兄是她的家人,像哥哥一样,怎会是别人?他才是那个‘别的男人’吧?

不过,这家伙如此这般言行举止,莫不是在……吃醋?!

墨绯音狐疑的盯着他上上下下看了一会,试探的问,“王爷,话说,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独孤烨俊脸一僵,抬了抬下巴,神情高冷且傲娇,“怎么可能?本王从不吃醋!”

“是么?可我怎么看着你就是在吃醋呢?”

“那你可能是瞎,看错了。”

“……”

——墨绯音!你要控制住你自己!你是个优雅的淑女!不能打人!

——可是,控制不住怎么办?!

——好吧!那就别控制了!打他!

下一瞬,墨绯音直接抬脚踹了过去,“瞎?说谁瞎?信不信把你打成残废?!瞎!”

独孤烨嘴角微抽,“不是说过不打人的么?”

“本姑娘打的是混蛋!不是人!”

“……”

半个时辰后。

独孤烨坐在地上,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凌乱不堪的衣衫,语气幽幽的叹道,“可怜本王,守身如玉二十多年,清白就这么毁了,真是……”

正往梳妆台走的墨绯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狠狠地抽了抽嘴角,回头,一记眼神杀飘过去,“独孤烨,你能要点脸不?!”

说她……毁了他守身如玉二十多年的……清白?!

她做什么了?!

她不过就是为了拿回剑穗不可避免的稍稍弄乱了一下他的衣服么?!

谁让他把剑穗揣在怀里还捂的那么紧?!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好不容易把剑穗抢回来的!若非如此,谁要去撕他衣服摸他身?她也是很不容易的好嘛?!

闻言,独孤烨抬眸,眼神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本王这衣衫不整的样子是拜谁所赐?”

墨绯音一眼便看到他大开的领口下那片旖旎撩人的风光,呼吸一顿,有些心虚的别开眼,“可那是因为找剑穗……”

“不管怎样,你把本王摁在地上,非、礼、轻、薄了许久,这是不争的事实。”

“……”

墨绯音以手扶额,无言以对好像,他说的也是事实……方才,她一心想着抢回剑穗,也就没注意那么多……等剑穗拿回来之后,才发现他的‘惨状’可是已经晚了啊……

“作为补偿,你要给本王也做一个。”

“什么?!”

独孤烨指了指她手中的剑穗,那意思很明显。不过,墨绯音却有些疑惑,“你需要?!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配剑啊!”

独孤烨半眯起眼睛,“你若不肯,本王就把那个抢来。”

墨绯音“……”

真是怕了他了!一个剑穗而已,至于么?

“行行行,给你做,过两天。”

“再作为补偿,本王今晚要睡床。”

墨绯音嘴角微抽,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你要的补偿还挺多!”

那个小床,的确是被她铺的太短了些,以她的身高躺上去还差不多,让他睡,着实是可怜了些。反正那个床很大,睡五六个人都没问题,让他睡一下,也没什么。

不过,独孤烨紧接着说的一句话却让墨绯音险些没控制住把手里的剑穗扔过去砸他脑门上。

他说

“你今晚若再敢轻、薄、非、礼、本王,本王就把你绑、起、来!扔、地、上!”

墨绯音“……”

她现在就想把他绑起来扔地上再踩上两脚!真是个……混蛋!

……

桃花谷。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满山谷时,繁花似锦,绿草如茵,潺潺流水,鸟语空灵,这里,美的像是遗落在人间的仙境,悠然宁静,与世无争。

江挽月端着简单而精致的早饭,敲了敲竹屋的门,“公子,你醒了么?我给你送饭来。”

往常,江挽月敲一遍,房门便会打开,可今日,她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来开门。

江挽月皱了皱眉,难道,他还没醒?可他每天寅时一到便会准时起床,然后去竹林练剑,辰时之前回到竹屋,这个时辰应该是在房中才对。难道是又睡着了?还是说,他病了?

思及此,江挽月又敲了敲门,声音中带了几分着急与担忧,“公子,你在吗?你不说话,那我进去了?”

说完,江挽月又等了片刻,依然不见回应,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便顾不得其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外间并不见他身影,江挽月又朝里屋走去,口中轻声道,“公子,你起了吗?我进去了。”

只是,当她走近里屋,掀开床幔,看到叠放整齐却空无一人的床时,心里,彻底的慌了。

他不在房中!

他会去哪里?

以往这个时辰,他都是在房中静坐运功调息,为何今日却不在?是发生了什么事么?

江挽月努力稳住心神,把房间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番,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书信,看这房中是否有过打斗的痕迹,可是,一切如常。

他并未留下只言片语,这房间也没有一丝打斗过的痕迹,他应该是自己离开的。

难道他,不辞而别吗?

可就算要走,也至少应该说一声再走。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他来不及道别,便连夜出谷了?

心里乱糟糟的,根本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江挽月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关上门离开了竹屋。

两个时辰后。

江挽月几乎找遍了桃花谷中所有他可能会去的地方,却都没有找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她终于相信,他是不辞而别了。

说不好,此刻是怎样一种心情。失落?难过?忧伤?生气?还是,担心?

江挽月有些颓然的靠着一棵桃花树坐在了草地上,看着脚下的绿草,思绪凌乱。

他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他会去哪里?他是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吗?会不会有危险?

“阿月,你在这里做什么呢?我到处找你呢!”

虞歆瑶远远地就看到江挽月正坐在一棵桃树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欢喜的朝她招了招手,口中高喊了一声。

可江挽月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她说话。

虞歆瑶有些奇怪,她方才去她家找她,她不在,她又去竹屋看了看,那个冰块也不在,她还以为他们两个是悄悄地出去玩了,想着,出去玩居然不带她?于是,便满山谷的找他俩!

没想到……居然只看到阿月一个人?

等到虞歆瑶走到树下,看到满脸清愁,神情落寞的江挽月时,柳眉一竖,怒道,“阿月,是不是那个冰块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去找他算账!”

……

黄昏,天色微暗,一处山崖。

十七夜背着剑临风而立,黑衣在夜色中翻飞,一身冰冷孤寒。

他面前站着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男人,脸上带着黑色的玄铁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但,帽檐压得很低,遮过了眉眼。所以放眼望去,几乎只能看到一片阴影。

“刺杀天楚皇帝的任务,会有别人接手,此事,你不用管了。眼下,有个新任务要交给你。”

“谁?”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