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经管 ->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分节阅读_693

作者:谢荣鹏   上传:喵喵渺渺   下载:首席医官   更新时间:2016-07-09 17:20:27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介绍道:“龙老,这位就是曾毅曾大夫了,医术精湛,水平不俗,曾经一碗酸辣汤就治好了钟老的伤寒,受到很多老同志的肯定和赞誉。”

  “龙老好!”曾毅放下手里的行医箱,站在那里微微一欠身,朝龙老打了个招呼,态度不卑不亢,除了一声“龙老”,完全就是一幅医生出诊的架势,只是把龙老当作一名患者罢了。

  龙老就打量着曾毅,目光中带着不怒而威的精光,这是久居高位者才会有的气势,许久之后,龙老眼中精光内敛,露出一丝和气,道:“小曾同志,辛苦你了,先坐吧!”

  曾毅就道:“还是先为龙老做诊断吧!”

  龙老没有阻止,只是微微一颔首,“唔”了一声,然后就靠在背后的靠枕上。

  何景平迅速搬来一张椅子,放在龙老的床前,然后抬起手,道:“曾毅同志,请坐!”

  曾毅已经不是第一次为这种级别的大人物把脉诊治了,当下走过去,大大方方坐下,然后伸出三只,道:“龙老。先搭个脉吧!”

  龙老就伸出一只右手,放在了曾毅的面前,同时近距离再次不着痕迹地观察着曾毅,他对曾毅这个名字可是丝毫都不陌生。就在前段时间,徐大炮还上到西山,亲自为曾毅说媒,龙老给拒绝了,理由是已经和邱老商量定了两家孩子的亲事。

  令龙老意外的是,徐大炮非但没有作罢,还在龙家大闹了一场。把龙老当时骂得都下不了台,最后徐大炮声称要割袍断交,气呼呼地下山去了,事后龙老还不得不打发人,专程再去徐家解释了一次。

  如今曾毅本人就在眼前了,虽然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接触,龙老就知道为什么京城里几位老同志都会那么看重这个年轻的大夫了,曾毅和自己平时见到的那些世家子弟。有着很大的不同。

  “龙老,你觉得哪里不舒服,都有什么症状?”曾毅问到。

  龙老的观察就被打断了。道:“吃饭不好、睡觉也不好,整天都觉得乏得很,可能真是老了吧……”

  曾毅只是“嗯”了一声,继续问道:“排便还正常吧?”

  身后的何景平就道:“两便都算正常,和平时一样。”

  曾毅就不再问了,坐在那里细细品着脉,仅仅是刚才一看气色,曾毅就知道龙老并没有什么大毛病,至少是没有到要惊动所有龙家成员一起回来的程度。

  人上了年纪,身体机能衰退。新陈代谢减缓,身体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毛病,有些毛病是不可能治好了的,比如眼花耳聋,不管谁老了都会如此的。老人有这些毛病,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因为老人受体力的制约,活动量不可能像年轻人那么大了,只要配一副花镜、带上助听器,能满足每日看电视读报的需求就可以了。

  这种毛病也不需要去治了,治也是治不好的,过度的治疗只会耗损老人不多的身体元气。

  像老龙的这个情况,曾毅一望气,再结合把脉,基本就判断了个十之八九,除了一些老人病之外,龙老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更不会有生命之虞,就是龙老所说的“吃饭不好、睡觉不好”的情况,也都没有在脉象和气色上体现出来。

  曾毅可不是个初出茅庐的大夫了,他对自己的判断有着很强的信心,眼前的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在刚才问诊的时候,龙老并没有说实话。

  这就奇了怪,明明没有什么毛病,却要躺在床上装病,甚至还要惊动全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回来,龙老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曾毅一时想不明白,但并不忙于收脉,而是三根手指掐着龙老的右手腕,装作一副很慎重的样子,平时曾毅诊脉最多三分钟,今天却足足诊了有五分钟。

  直到能感觉到龙老都有些不耐了,曾毅才把手收回去,坐在那里依旧是一副慎之又慎状。

  何景平轻轻咳了一声,道:“曾毅同志,龙老的情况如何?”

  曾毅就缓缓站了起来,在那里又思索了片刻,最后道:“一点老年人常有的问题,但无大碍。”曾毅想不明白龙老为什么装病,但既然对方要装病,曾毅自然也懒得去拆穿了,索性就说龙老有点常见的老年病。

  何景平就道:“那你看需要用点什么药?”

  病都没有,又需要什么药呢,曾毅心中有所不满,但还是装作慎重思考的模样,最后认真说道:“药暂时还用不上,我看先用食疗调理一下,看看效果吧!”

  曾毅可不敢乱开药,龙老这明明是没有什么大病,自己又摸不清楚他为何如此做,怎么能冒冒失失开药方呢,说不定现在没事,等自己药方一开,就会有事了!

  给龙老这种人物看病,如果不多琢磨一下,不多留个心眼,就会把自己推往死亡漩涡。古时太医难做,也正在于此,病倒是好治,可皇帝老儿的心思难猜,往往有些人是皇帝老儿认为必须有病的,你说没病,那你就倒霉了;反之亦是如此。

  华佗就病论病,给曹操的头痛病制定订了开颅手术的治病方案,最后自己却被曹操砍了头颅,这样的例子在古代并不是独一份。

  “那你看需要怎样食疗呢?”何景平再问。

  曾毅就道:“用五色豆加小米煮成稀粥,每天即饥即食,相信会有一定效果的。”

  何景平一听,就不着痕迹地用眼神请示了一下龙老。心道这个曾毅果然厉害,不仅水平惊人,一把脉就识破了龙老佯病的真相,而且心思也是缜密至极。自己连续追问,曾毅却是滴水不漏,只说龙老有病,却不讲到底什么病,然后用食疗给敷衍了过去。

  看龙老没有表示,何景平就立刻上前,把龙老背后的靠枕拿掉。重新扶龙老躺了下去。

  为龙老盖好被子,何景平道:“曾毅同志,请你跟我来,我们把食疗的方案落实一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也请一并告知。”

  曾毅就提上行医箱,跟在何景平的后面出了龙老的卧室,出门一拐。进了隔壁的一间书房。

  等推开门,就看到里面的书桌后面还坐了一位中年人,跟龙清泉有三分相似。气度不凡,不怒自威。

  曾毅看到这人,顿时就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眼前这个人曾毅虽然不认识,但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位应该就是龙家的老二——龙长兴,龙家第二代的真正核心。

  龙长兴这个人很有意思,非常喜欢改名字,他的名字原本叫做龙长清,这符合龙家起名的规范。龙家二代人物的名字之中,都有一个“清”字,但后来龙长兴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了龙长卿,最后又定为龙长兴。每一个名字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寓意,也昭显出了龙长兴的政治抱负。

  可惜的是,眼前这条龙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虽然龙长兴看起来气色红润、目光犀利而敏锐,但却瞒不过曾毅这位大神医的眼睛,曾毅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龙长兴眼下的架势只是外强中干罢了,气色红润,却是有采无神,并不是正常人该有的那种“神采奕奕”的状态。

  “龙书记,曾毅同志给龙老做完诊断了!”何景平进来向龙长兴汇报了一声。

  龙长兴就露出很亲切的表情,对曾毅道:“你就是曾毅同志吧?为父请医,按照礼仪本该由我亲自过来相请的,奈何公务缠身,失礼之处请多见谅,感谢你今天能过来为家父诊病。请坐,快坐!”

  “龙书记客气了!”曾毅道了一声,就在何景平的邀请下,坐在了书房里的一张小沙发椅里。

  龙长兴的话虽然说得非常客气,可并没有同曾毅握手,也没有从书桌后站起来。

  曾毅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道自己没有看错,龙长兴确实是病了,否则他就会站起来了。

  今天的事确实反常,龙老爷子没有病,却装作有病,还搞出了很大的动静,龙长兴明明病了,却装作没病,生怕别人知道。

  其中的玄机,其实也非常简单,龙长兴是龙家全力支持的第二代接班人,如今龙长兴五十岁不到,就已经是某经济大省的省委常委、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了,按照龙家的计划,今后一定会在五十岁之前,把龙长兴扶到省委大老板的位子上去,只要卡住这个关键点,龙长兴今后不可限量。

  为了保证龙长兴能够卡位成功,龙清泉去年甚至都不惜高调全退了,堵住了所有反对的声音,血本不可谓不大。

  龙家能够努力的全都努力了,能够付出的全都付出了,可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刻,龙长兴自己却掉了链子,那结果会是什么呢?

  曾毅想到这里,不禁都感慨造化真会弄人,龙家倾尽全力支持龙长兴卡位,龙长兴却在这个时候,身体暴露出极大的毛病,这事一旦被竞争对手知道,那龙家的所有心血就将付诸流水了,包括龙清泉的全退,也会白白葬送,变得毫无意义。

  龙老年迈,身体生病非常正常,谁也不会起疑,以龙老病重为由,将龙长兴紧急召回京城,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外人自然不会怀疑到真正生病的是龙长兴本人。

  只是这件事不能拖太久,必须立刻找来得力的大夫把龙长兴医治好,否则时间一久,这事就算没人泄露,外人也能猜到了。

  由此才有了龙清泉亲自去请曾毅的事情发生,今早龙清泉出现在翟宅,曾毅确实吃了一惊,非常地意外。

  曾毅是个心思极其灵通的人,只是一点点蛛丝马迹,他就猜出了事情的全盘大概,事实上,事情也正如曾毅猜测的一样,龙长兴确实病了,而龙老的佯病,也是眼下唯一可行的最佳方案了。

  龙长兴等曾毅坐下,就道:“曾毅同志,家父的身体情况如何?”

  曾毅没有直接回答,道:“具体的诊断情况,我刚才已经向何主任讲过了,没有大问题,调养即可。”

  何景平就道:“曾毅同志的医术,可是受到很多老同志的肯定,有了这个诊断结论,相信龙书记也该松口气了!”当着曾毅的面,何景平不好过去向龙长兴讲述自己的想法,便通过这种方法,向龙长兴做了个暗示,示意曾毅的医术他已经和老爷子都考验过了,绝对厉害。

  龙长兴收到暗示,就道:“那就按照曾毅同志的方案,抓紧给老爷子调理吧!”

  “好,我这就去安排!”何景平应了一声,就悄声退出了书房,临走紧紧合上书房的门。

  曾毅一看,也站起身来,道:“龙书记,那我就先告辞了!”

  龙长兴哈哈一笑,道:“不忙,不忙。曾毅同志,我还有些问题,要向你咨询咨询呢。”

  曾毅眉角轻轻一抬,心道该来的还是会来,他看到龙长兴那一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龙家请来的大夫,如果能够通过龙老那一处的考验,就会被请到书房为龙长兴治病,所以龙长兴刚才问起龙老病情的时候,曾毅干脆就敷衍了事,想尽早脱身。

  奈何何景平是个成了精的人物,让曾毅想敷衍也敷衍不过去。

  龙长兴不等曾毅客气推辞,就道:“近来这段时间,我总觉得身体有些不得劲,可也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状况。都说中医能治未病,正好你今天过来了,就帮我分析分析,看看需不要做什么调理,都要注意什么事项?”

  说完,龙长兴伸出一只右手,平平地放在了书桌上,等着曾毅上前诊脉。

  四千字送上!(未完待续)

 第五九二章 困己

  曾毅就稍稍有些犹豫,他实在是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