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经管 -> 娇娘医经

娇娘医经 分节阅读_130

作者:希行   上传:MM507581   下载:娇娘医经   更新时间:2015-05-17 15:57:18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素斋?”陈丹娘说道,想左右晃头看去,“有个人说请我吃素面呢,人呢?”
  陈夫人落后几步,听仆妇耳语几句。
  “是认识的?”她低声问道。
  仆妇点头。
  “听说话是认识的。”她说道。
  陈夫人沉吟一刻,看向前方走在女儿们中的程娇娘。
  虽然特意穿了自己送她的春衫,但在一群豆蔻少女中,这女子的背影还是显得孤寂,或许是那瘦削的身形,又或者是那端正挺直的姿态。
  “你瞧着,是什么人?”她又问道。
  “那少年公子与娘子年纪相仿,或者大一两岁,相貌俊美,形容悠闲,虽然看似举止大胆,但却也有分寸,对娘子并无亵渎轻浮不敬。”仆妇一面想一面认真说道,迟疑一下,又笑了笑,“而且,见到娘子,他很欢喜。”
  陈夫人嗯了声点点头。
  “只要不失礼就好。”她说道,叹口气,“如果有失礼的,你们待娘子不可以他人事不便管为由,就把她当我们自己家的女儿,万事要护着她。”
  仆妇忙应声是。
  “但愿这孩子,能有个好姻缘。”陈夫人说道,再次看向前方的程娇娘。
  而与此同时,张老太爷正被自己的孙子张成拍打着胳膊。
  “爷爷,爷爷,那就是太平居,那就是太平居做出来!”他连声激动的喊道。
  张老太爷站开几步。
  “我还没老的听不到。”他说道,瞪了孙子一眼,一面站好身子。方才人群涌涌挤得他有些狼狈。
  这女子,就会搞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吃食。
  “爷爷,爷爷,半芹不是说太平居的主人也来了吗?你帮我引荐下。”张成说道,一面带着几分激动左右看,“京城如此好,我有点舍不得走了。”
  张老太爷也左右看。眉头微皱。
  现场禅茶会的人散去,民众们涌了过来,乌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根本就认不出谁是谁。
  “方才大殿里怎么没看到她?”他自言自语说道。
  晋安郡王踏入宫门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后。
  宫女内侍们施礼迎接,看着少年一阵风的过去。
  “殿下如此高兴。”一个宫女笑道,侧头看殿门。
  “只要出去玩。殿下都是高兴。”另一个笑道,又摇头,“只是对功课不上心,太后知道了,又该上愁了。”
  一路始终拿在手里的匣子被放在地上,晋安郡王带着笑意坐好。
  内侍也在一旁跪坐下来。看看匣子,又看看晋安郡王。
  “殿下。”他忍不住说道,“好看吗?”
  晋安郡王哈哈笑了。抬脚踹他。
  “自然好看。”他说道,一面吐口气,再次微微一笑,指着匣子。“你看,是送我的生辰礼。”
  他在我的二字上加重语气。
  也许那女子只是随口答话而已,殿下竟然这么高兴,不过,殿下竟然对这女子说出今日是自己的生辰这样的话。
  殿下是寂寞太久了吧。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说者那样自在,听者也毫无忐忑。按照郡王的说法,此次是二人第二次见面吧,竟然如同积年旧友一般自在言谈?是因为同经历过生死劫吗?
  “那孩子说,这是她亲手做的。”晋安郡王接着说道。
  内侍回过神笑着点头。
  “是,是,恭祝殿下。”他俯身施礼说道。
  晋安郡王打开匣子,看着其中剩下的三块糕点。
  “我记得,小时侯母亲也给我做过这个。”他忽的说道。
  内侍面皮哆嗦一下,神情有些复杂。
  “那,不知味道吃起来,是不是一样。”他强笑说道,“殿下快尝尝。”
  晋安郡王看着点心没有动,沉默一刻。
  “或许大概吧,点心都这样,也不一定一样,至于味道,我早忘了。”他说道,然后笑起来。
  内侍低下头没有说话。
  门外响起脚步声。
  “殿下,陛下和娘娘让人送来您的生辰礼。”
  晋安郡王将匣子盖上推到几案下,转身冲外俯首。
  门已经拉开,四个内侍捧着托盘含笑而入,其上摆满了金玉锦缎笔墨纸砚,明晃晃亮晶晶沉甸甸。
  “陛下赐文房四宝一套,玉腰带一条。”
  “太后娘娘赐金平脱玛瑙盘一对,盖碗一具。”
  “皇后娘娘赐南海宝珠十二件。”
  “贤妃娘娘…”
  晋安郡王抬起头,笑意满脸,再次正身之后大礼参拜。
  “臣,谢隆恩。”他高声唱诺。
  太平居里,李大勺跪坐俯身。
  “谢娘子大恩。”他说道。
  伏头在地未起,男人的声音鼻音闷闷。
  “谢我做什么,豆腐又不是我雕的。”程娇娘说道。
  李大勺依旧没有抬头。
  他想到似乎很久以前,他也这样跪着伏在一个人的面前,哀求不要被赶走,哀求留下自己一条生路。
  他从十岁就跟着师父学徒,一直到二十八岁,除了当厨子别的什么都不会,他可以不要窦老太爷给的红利,可以再少要一些工钱,只要不赶他走。
  他不会说话,只会砰砰的叩头。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东家,求求东家。
  李大勺伏在地上,贴着脸的袖子上渐渐濡湿。
  可是他的哀求没有用,他还是被赶走了,没用了,成了废物了,病的要死了,卖了牛卖了地,又要卖媳妇的嫁妆田,老娘又老又傻,媳妇老实病弱,孩子还小,等他一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都已经看到了。
  先是地卖光,再后来是房子卖掉,然后媳妇会被娘家逼着改嫁,孩子或者饿死,或者被卖掉,老娘饿死在野外,运气好的话村邻会用一张破席卷着埋了,运气不好的话,就填了野狗的肚子。
  一开始村里的人会闲谈感叹这一家人的可怜,用不了多久就没人再谈起了,再然后他们这一家人就会被人忘记,就好像从来没有在世间存在过一般。
  不管哪种结局,都不会有今日他这样的结局。
  他端着自己做的菜,跟着享受皇家供奉的大和尚,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的走进佛殿,伴着大和尚的礼佛,亲手将自己做的菜,摆到了金碧辉煌的佛像前。
  他李大勺,做的,菜!
  他李大勺,终于,像个人了!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微微抬头,眼角的余光看到看到坐在侧边的婢女。
  “这位大哥,我请了个大夫给你瞧病。”
  昏暗的等死的屋子里,他的耳边响起清脆的声音。
  “大夫给你看了病,你很快就好了,别担心。”
  李大勺抬头看着面前端坐的女子。
  “娘子,多谢,您给小的,治病。”他说道,再次伏头,声音哽咽,“小的如今,痊愈了。”
  不只是治了他的病,还治了他的命。

  ☆、第二十一章 近观
  
  春雨连连几日后,天地之间满目凝绿。
  雨后有些泥泞的路并没有挡住人们来往,一辆马车疾驰而过,溅起泥水,引来一片骂声。
  穿着褐色隐花的绸布直裰骑在驴上的男人也跟着急躲,但还是脚面上被溅上泥点。
  他低声骂了句,催驴走出大路,看向不远处立着的食肆。
  高高的旗杆上彩旗随风翻动,其上金绣的太平居三字若隐若现。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食肆前停着几辆车马,透过卷起的竹帘,可以看到里面散座四五人。
  这可算不上生意兴隆啊。
  不过厅内座位不满,厅门外却还站着好些人。
  男人走近,看着门前砌砖,摆着长凳,另有几案摆着茶水干果。
  他微微皱眉,这是做什么用?
  男人下马,便有一个负责车马的伙计接过来。
  “客官,里面请…”他热情的扬手说道。
  男人尚未答话,这边门前的人中爆发出一阵笑。
  “…四维兄说的妙,说的妙…”
  然后便有人喊店家。
  厅内站着的一个店伙计忙过来。
  “给你们掌柜的说一说,把这字移到厅中吧,如此风吹日晒,着实心疼啊。”一个文士说道,伸手指着匾额。
  男人随着看去,见匾额上有太平二字。
  这个就是那个传遍全城的什么有名的字的字?
  这有什么好的?
  男人皱眉,不在理会迈入厅中。
  三个伙计,一个老者在柜台后不知是打瞌睡还是做什么总之无精打采,点菜的伙计年纪有些大,说话虽然清楚,但完全没有知客该有的机灵。
  上菜的速度很快,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客人少。
  味道么…
  京中酒楼名菜云云,吃多了,也就那样。
  男人慢悠悠的吃着。从他进来到厅中坐着的客人散去,没有再有人进来。虽然门外的那些疯疯癫癫的文士们还在,但进来吃饭的没有,而是就在门外用自带的炊具煮起了那如今已人人皆知的乐得自在。
  太平居没有在这些文士身上挣到一个钱,反而搭了茶水进去。
  早说过,这些酸儒最是小气,又清高,指望他们为了一个字。就趋身俯就那是不可能的,说不定心里已经开始埋怨,这等俗地污了这好字,心里反而恨上这个酒楼。
  “结账。”男人说道。
  打瞌睡的掌柜立刻机灵了。
  “八个钱。”他眯着眼说道。
  男人会了钞。走出门,这边伺候车马的伙计已经带着马儿过来了。
  与别家的伙计牵马不同,这个二十左右的伙计垂着手不牵马缰,亦不驱使喝呼,就那样走在侧边带着马儿。
  这伙计御马倒有几分手段。
  男人心里闪过念头。但也仅仅是闪过而已,毕竟这是食肆,不是马场。
  翻身上马得得而去,行到大路上男人又回头看了眼。
  春意盎然中,这间酒楼倒显得有些寂寥。
  他摇摇头收回视线。一辆马车与他擦身而过,拐弯向太平居去。
  男人又勒马,看着那马车停在门前,下来一个僧人。
  僧人?
  男人微微皱眉,莫非是那日禅茶会花的钱不够,僧人来追债了?
  劳动明海禅师出面,没个万贯使不动。
  男人嘴角浮现一丝笑,那些老和尚,一个个又精又贪,岂是好沾染的。
  念及如此,他催马前行,再不回头得得远去了。
  马儿一路疾驰,一个时辰后进了城,在神仙居前停下。
  午时虽然过去,店内却依旧坐满了人。
  看到男人过来,早有店伙计殷勤的接过来。
  “掌柜的,你回来了。”他们纷纷说道。
  男人没有理会,径直进去,穿过后廊,有一拨客人正从楼上走下来,拉着脸似乎有些不高兴。
  “…也没吃什么,要的如此高价…”
  其中一个人嘴里嘀嘀咕咕。
  这些穷鬼,以为他这里是谁都能吃得起的吗?吃不起别来!
  男人也拉着脸从一旁过去,径直走进一间屋子。
  “怎么样?”
  席地坐着的窦七带着几分迫切坐正身子问道。
  “并不怎么样。”掌柜的坐下来说道,将见闻仔细的讲了,“毕竟那日百姓见的不多,我点了豆腐尝了,确实不错,但那些贵人们也不可能单为了这一味供奉,就去那么远的城外,那些贵人家中都有好厨子,来酒楼吃饭不过是为了休闲,那太平居布置的虽然干净,但要说能入贵人们的眼,还是…”
  他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窦七松了口气。
  “早说那两个怂货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他说道,“还佛前供奉!知道谁是衣食父母吗?”
  他说到这里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