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都市 -> 无孔不入(BL触手)

无孔不入(BL触手) 分节阅读_8

作者:佚名   上传:我在路上走   下载:无孔不入(BL触手)   更新时间:2012-08-27 22:49:24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16.即使死掉,也不看我一眼麽?

沈顾两腿范软的从公园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胡闹了一天的主人与宠物,似乎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了。由於没有开车,沈顾只得转到街角等公交车。

【喂,这位先生,你没事儿吧?】
沈顾在夜色里,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过问墙角歪坐著的醉鬼。
【滚开!多管闲事的家夥】醉鬼并不领情。
【真是不知好歹的醉鬼】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摇头走掉了。

【才刚刚傍晚而已,就喝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夸张。】沈顾捏著鼻子打算远远的绕过去,经过醉鬼面前的时候不禁好奇的偷偷瞄了一眼,想要看看醉鬼丢脸的模样。

这一瞄不要紧,沈顾吓了一大跳。喝得烂醉此刻已经完全侧躺在地上的【丢脸的家夥】,不正是那个目中无人,又小气又罗嗦的宠物店主阿V麽?平常衣冠楚楚,波澜不惊的样子,怎麽会醉成这个样子?还睡在了大马路上!

【帮忙还是不帮呢?】正义与邪恶双方在沈总内心交战著。
帮吧,这人这麽死沈,怎麽拖回去是个问题
不帮吧,看著这家夥躺在路边,总是过意不去
【算了,老子当一回好人吧!】沈顾想【下次让他赠送一个大一点的鱼缸当做回报好了。】
想到将来可以敲诈一笔,沈顾这才有了动力,仍是捏著鼻子,犹犹豫豫的蹲下,拍了拍阿V的脸。
【喂,怎麽睡在这里,起来啦,回家!】
阿V仍然没有反应。
【你有家里人麽?打电话回去让人来接你啦】
阿V慢慢睁开眼睛,一脸的迷茫。
【真是个麻烦的家夥】沈总皱著眉头,【不如把他这副模样拍下来,看他下次还装什麽温文尔雅,哈哈哈哈哈。】
说干就干,就在阿V又一次睡死过去之前,沈总一口气拍了5,6张照片。

【主人你在干什麽呀?怎麽还不回家?】公园的一番活动令羞羞精疲力尽,刚刚可能已经睡著了。
【你自己看吧】沈顾将裤子拉链拉开了一点。现在天已经黑了,周围又没有什麽人,应该不会有关系。
【V伯伯!】羞羞也大吃一惊【V伯伯怎麽睡在这里啊?】
【是喝醉了】沈顾见羞羞紧张阿V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打算戏弄一下这家夥【没有关系,过一会警察就回来把他拖走了。】
【警察会送他回家麽?】羞羞问
【会送他先去监狱呆几天再回家吧】沈顾憋著笑。
【不可以让警察带走V伯伯】羞羞著急的样子倒是难得【主人送V伯伯回家好麽?】
【这──倒是令人困扰啊──】沈顾故意装出犹豫不决的样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什麽啊?V伯伯很可怜的,不可以被关在监狱里的】羞羞哀求道【主人还是帮他一下吧。】
【有个条件──】沈顾因为奸计快要得逞而扬起嘴角。
【什麽条件啊,我答应!】羞羞连条件的内容都没有问,就一口气答应了下来。
【下次做的时候,要完全听我的!】刚说出这句话,沈顾就差点後悔的咬下舌头。一时口快了,什麽“下次”,应该说“以後莋爱都要听老子的”!
【没问题,主人说怎麽样就怎麽样!】羞羞救人心切【快,送V叔回去吧!】

沈顾好不容易将阿V从路上搬上了计程车,又从计程车搬回了宠物店。从阿V的钱包里掏出了钥匙,他打开门把阿V搬上了二楼他的卧室躺好。在宠物店找到了一个鱼缸,将羞羞放进去让他好好睡一会儿。毕竟已经大半天的时间没有沾水了,再不让它回到水里的话皮肤会干裂吧。

【呼──】做完这些事沈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沈总好久都没有这麽服侍过别人了,累的一身都是汗。坐在沙发上歇息了一会儿,沈顾瞧了一眼倒在床上衣衫不整的阿V,决定好人做到底,帮他把满身酒气的脏衣服换掉好了。

刚刚碰到他的领子,阿V像触电一样,突然死死的抓住了沈顾的手。
【不要走──】他微微的眯著【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喂,放开我!】沈顾被抓的生疼。
【锅子──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再丢下我了好麽?】阿V似乎在声情并茂的表白,可惜表错了对象。翻著死鱼眼皱著眉头的沈顾显然没什麽罗曼蒂克情怀。
【锅子,这个名字倒是好笑的很】他想【我还盆子呢】
好在阿V的手逐渐松了,只是有气无力的搭在沈顾胳膊上面。於是沈总干脆拉了张椅子过来,打算好好倾听一下这位宠物店主人爱的表白。以後也有了笑料可以时不时的揩点油水。

【好了好了我不走】沈顾干脆拉住阿V的手说【我什麽时候丢下你一个人过?】
【你每次都不要我,还赶我走】阿V深情款款的看著沈顾【我一个人好怕】
【噗──】阿V这麽,嗯“另类”的一面真让他一时接受不了。
【一个人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要做什麽,没有了你──】一滴泪水从阿V眼角流出,晶莹剔透。房间没有开灯,泪水似乎顿时照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了你,就不想要活──即使是为你死了,也不想要看我一眼麽?】
沈顾不由自主的伸手擦掉了阿V的眼泪。叹了一口气,说【傻瓜,这个时间上,没有离了谁就不能活的。】
【可是──】
【地球总是会转的,谁没有了第二天的太阳不还是照常会升起来麽?】沈顾轻轻叹气。
【让我一个人活著】阿V轻轻抽泣【再美丽的太阳也看不到了──全都是黑暗,再也没有白天了】
轻轻抚摸著阿V有些凌乱的头发,沈顾竟然一时无语,不知道怎样安慰这个为爱所困的老板。【锅子】一定是个幸福的家夥吧,被人这样爱著,爱惨了。
【别胡思乱想了,谁也不会再离开你了,放心睡吧。】沈顾最後哄羞羞一般,摸了摸阿V的头,【睡醒起来什麽都会忘记的,睡吧。】
阿V听话的点了一下头,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发出了低低的鼾声。
【像个小孩子】沈顾注视著阿V漂亮的睡脸【为了爱要死要活什麽的……】

走到窗口对著皎洁的月光抒发了一会儿伤感情怀,沈顾叹了口气,重新摆回了那张死人脸。
【喂羞羞该走了】他没好气的说【答应我什麽要记得,可不能出尔反尔!】

夜晚很安静。天气暖暖的,春风中甚至带著点花香。沈顾抚摸著在自己肩膀上面呼呼大睡的宠物。不知道什麽时候起,那些事情已经忘记了。即使是最无助的黑夜,也请不要放弃。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第二天太阳升起之後,又会有什麽人,在太阳底下等著你。




17.羞羞吃醋记

随著身体的成长,羞羞的食量增大了,食谱也逐渐丰富起来。海鲜类,肉类都可以吃了。(不过还是最爱吃主人的精华吧~)沈顾满意的看到自己的宠物已经长到7,8岁的小孩子那麽大了。它的几只小手生的粗壮有力,灵活又柔软,比多功能按摩木奉还要有趣的多,因此深得主人的喜爱。沈总的那一次【莋爱完全听老子的】的美事儿还没有要求兑现,总是想拖到羞羞再大一点,再大一点。
【哼,指挥个小孩子有什麽乐趣】沈总如是想【大个头的宠物指挥起来才有成就感吧!】

这天是周六,沈总正和羞羞在浴缸里【吃早餐】,突然门铃响了起来。
【周六清早的访客】沈总皱眉【一定麻烦的很。】
果不其然,沈顾开门的那一刹那,就被一只黄色的长满毛的生物扑了个满怀。
【啊────】他吓了一大跳,被扑的连退了几步【这是何方妖孽!】

【沈总,对不起对不起】黄色妖孽的後面,探出了前台妹子小黄的脑袋,她一脸哀求的说【沈总啊,我周末要和阿山去A城玩两天,可不可以帮我照看一下旺财?】
【喂──】沈总愤怒了【公司里这麽多热爱动物的小姑娘,怎麽偏偏找到我?你们不是说我没有爱心麽!】
【嘻嘻】小黄狡诈一笑【沈总刀子嘴豆腐心,谁不知道啊──,嗯,就这麽决定啦,这是狗粮,我走啦,拜拜~】
【岂有此理!】沈总怀抱一只巨大的中华田园犬,此犬正热情的大舔自己的脸和脖子【一个个的,都要造反了!】

【这狗长相真猥琐】他上下打量著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真是什麽人养什麽宠物!】满肚子抱怨的沈总,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养著一只【幼稚】【奸诈】【无法无天】的章鱼。然而旺财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自己的不受欢迎,依然像看见肉肠一样欢快的围著沈总打转转,尾巴装了弹簧一般飞快的左右摇摆著。哪里有一点做客的样子?

沈顾无奈的看著这只打了鸡血一般欢快的狗子,决定将它介绍给羞羞认识。谁知──
【喂,羞羞──不可以这麽不礼貌──不要──放开那狗子────】

羞羞看到被沈总亲切请进门来的旺财,非但没有同是【宠物】的惺惺相惜,反而在旺财亲切的扒在浴缸边试图与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伸手轻轻一拨,将大黄狗一下子拉进了水里。幸好狗会游泳,也不太怕水。旺财百折不挠,仍然开心的舔著羞羞的大脑袋。羞羞似乎更加恼怒了,又轻轻一挑。於是旺财以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轨迹,又被摔出了浴缸。

【喂,羞羞,不要太过分!】沈顾抚摸著委屈得直哼哼的大黄狗,严厉的训斥著自己不礼貌的宠物【怎麽可以这麽对旺财?】
羞羞瞥了个白眼,转过头去,舒舒服服的往水池里一躺,哪里像做错事情的样子?!
【这家夥】沈顾咬牙切齿【真是太娇惯了!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

【来,旺财乖】沈顾也对著羞羞撇了个大白眼,又换了一副温柔好主人的嘴脸招呼狗子,【那家夥没有礼貌,咱不和它玩】说著,拿出一条干净的浴巾,将浑身湿透的大狗抱在怀里轻轻的擦干。旺财用纯良无辜到爆炸的大黑眼睛巴巴的望著沈顾,於是毒舌如沈总,也不得不承认这条【猥琐】的大狗此刻确实是挺可怜的。将狗毛擦了个半干,沈总又拿出了吹风机,挑到低档,耐心的将旺财从头到尾好好吹了一番。旺财享受的仰著头,眯著眼睛,最後干脆躺在地上,让沈顾为自己吹吹肚子。

【真是好孩子】沈顾不由得赞叹。平时他与羞羞,倒是自己更像一只被掌控在手里的宠物。这样装可爱的动作,羞羞是绝对不曾有过的!
【正好】沈顾心想【就让那家夥看看,什麽才叫讨人喜欢的宠物。】
【来,旺财】沈顾亲密的招呼道【玩捡球的游戏怎麽样?】说著翻箱倒柜想找出个球来,结果──
【嗯,虽然家里没有球,但,但这个也勉强凑富吧──我要扔了──】
旺财兴奋的摇著尾巴,显然是很喜欢捡球的游戏。沈总一挥手,旺财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般冲了出去,穿过了浴室门,跨越了桌子,沙发等无数的障碍,不一会儿,就叼著一个按摩木奉回来了。

不,你没有看错,沈总就是用一根粉红色的按摩木奉代替了球,与旺财玩的很是欢腾。
【真乖──】见旺财乖乖的把按摩木奉放在自己手里,两眼满是讨好主人的神色,沈顾总算找到了【做主人】的满足感。

又同旺财玩了几轮【扔棒棒】的游戏後,沈总偷偷瞥了一眼章鱼,顿时哈哈大笑。原来羞羞正在努力的想要跨越浴缸的障碍,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一次又一次的跌回了水里。
【这家夥脱了水真是不行呢】沈顾得意的想到【不如──】
望著正在试图克服困难的章鱼,沈顾心生一计。

【喂羞羞,我们做吧】沈总说著,指了下卧室【去床上──】
【趁著这家夥还能抱得动,在床上做一次。它一定会很笨拙吧,哈哈哈哈──】
想著宠物出丑的模样,他不由分说的将羞羞擦干,抱到了床上。床很软,原本在陆地上就行动不便的章鱼,到了床上就只剩下张牙舞爪的架势了──凶巴巴的挥舞著触臂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