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穿越 -> 世嫁_分节阅读_5

世嫁_分节阅读_5

作者:木嬴   上传:summer0916   下载:世嫁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7/1/3 12:12:53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下头。
  喜鹊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老夫人明鉴,奴婢可没有去大姑奶奶跟前告状,奴婢知道,偷溜出府有罪,可大姑奶奶前儿来看三姑娘,不小心把随身佩戴的玉佩给落下了,那是大姑奶奶和大姑爷定亲的玉佩,老夫人您交给大姑奶奶时,叮嘱她要仔细收好了。”
  “三姑娘怕大姑奶奶丢了玉佩心急,这才豁出去让奴婢去定国公府一趟,大姑奶奶见三姑娘还没两天,奴婢能去告什么状,就连奴婢去送东西,都在外面等了半天,等大姑爷睡着了,大姑奶奶才见的奴婢,大姑奶奶问三姑娘身子可好些了,奴婢怕她担心,说老夫人您给三姑娘找了大夫,三姑娘吃了药,已经好多了……。”
  喜鹊说着,大夫人眼睛眯了起来,倒是没察觉,三姑娘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嘴皮麻溜的丫鬟。
  喜鹊认错态度极好,非但没告状,还在沐清凌跟前说老夫人的好话,老夫人脸色好了许多。
  那押着喜鹊来的婆子,一见老夫人气消了三分,忙道,“老夫人别信她胡说,奴婢出府采办,碰到沐尚书府管事妈妈,定国公府知道大堂姑娘伤了下巴,派人过来询问,管事妈妈亲自去定国公府一趟,她说喜鹊跟大姑奶奶告状,说三姑娘伤了喉咙说不出来话,找了大夫人找大夫,大夫人明着答应,其实根本没找,还说老夫人你对三姑娘也不闻不问!”
  听婆子这么说,喜鹊当时就有些心虚。
  她确实嘴快,在大姑奶奶面前说了,但是屋子里没别人啊,她说话也小声。
  清韵轻咳了两声。
  喜鹊回过神来,当即站了起来,拽了婆子衣裳道,“你是什么居心,存心的污蔑我,你不知道尚书府喜欢挑拨我伯府,看我们伯府的笑话吗,现在大堂姑娘也要嫁进定国公府了,还和大姑奶奶成了妯娌。”
  “尚书府管事妈妈能在定国公府前说伯府的好话?三姑娘和大姑奶奶是嫡亲的姐妹,她轻贱三姑娘,就是在轻贱大姑奶奶,还没嫁过去,就想着压过大姑奶奶一头,她说的话,你也信!”
  “而且,尚书府管事妈妈去定国公府根本就不是说大堂姑娘的伤,而是跟定国公府说一声,大堂姑娘的陪嫁再添两万两,定国公府上下可高兴了!”
  喜鹊越说,越觉得委屈。
  人家说伯府的坏话,她们不骂她,反倒责怪她,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夫人这回气更大了。
  喜鹊在定国公府的时候,沐大太太还没来伯府要赔偿呢,敢情她是晾准了伯府会给银子,全给沐千染做陪嫁呢,伯府给她们母女做了嫁衣裳!
  大夫人有些咬牙,狠狠的剜了那婆子一眼。
  婆子脖子一缩,头低低的,她押着喜鹊来是想邀功的,她知道大夫人心里有气,送个丫鬟来给她出气的,现在大夫人非但没出气,反倒气更大了。
  婆子看着清韵手里拎着的药,忙伸手指了道,“还说你没告状,那你带回来的药又是怎么一回事?!”
  见婆子这么说,喜鹊心上一喜,嘴里却是哼道,“你以为那药是给三姑娘治喉咙的啊,真是可笑了,东西都不能随便乱吃,何况是药了,没有大夫帮着把脉,谁敢胡乱给三姑娘吃药?”
  说着,喜鹊又跪下,望着老夫人道,“大姑奶奶身子虚,面无血色,大夫给配了几副药,给她补身子用的,大姑奶奶想着三姑娘之前挨了板子,身子虚,就拿了几副让奴婢带回来。”
  “原本大姑奶奶还想让奴婢给老夫人带些补品回来,只是奴婢是偷溜出府的没敢带,大姑奶奶还数落奴婢不该偷溜出府呢,说她过些日子会回来给老夫人您请安。”
  喜鹊一番话,说的天衣无缝。
  若不是真的,晾她一个小丫鬟也没法将谎撒的这么圆实。
  喜鹊偷溜出府有错,但也情有可原。
  不过,就算情有可原,也不能擅自出府,今儿带的只是些药,要是随便带些污秽之物进府,岂不是败坏伯府名声,规矩既然立了,就不是摆设。
  大夫人要罚喜鹊。
  她还没开口,清韵就一阵咳。
  

第七章 亲事
更新时间2015-10-22 10:15:57 字数:2566

 听到她咳,老夫人就心烦,“行了,罚丫鬟半个月的月钱,赶紧扶三姑娘回去。”
  就这样,喜鹊和青莺扶着清韵走了。
  等出了屋子,喜鹊看清韵的眼神,感激中带了些古怪。
  她感激清韵救她,之前叫救命,只是下意识的,她没有真的打算清韵会救她。
  在她心中,三姑娘连自己都保不住的。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三姑娘,好像忽然就变得很聪明了,方才进屋前,三姑娘一边咳嗽,一边在她耳边说话,教她一会儿怎么应付。
  她照着做了,没想到真的不用挨板子。
  至于月钱,她都快三个月没见到月钱了,扣不扣的,无所谓。
  出了春晖院,等到无人处。
  喜鹊左右瞄瞄,见没人,才大着胆子说话,只是说话声压的低低的,还满是担忧,“姑娘,尚书府管事妈妈根本没说添嫁妆的事……。”
  要是让老夫人她们知道,她撒谎骗她们,只怕要活活打死她的。
  清韵拍着她的手,唇角上扬,露出自信的笑容来,让喜鹊放心。
  伯府和尚书府斗的厉害,她既然敢让喜鹊那么说,就是笃定老夫人会相信。
  再说了,沐大太太极疼爱沐千染,沐千染伤了下颚,换来的赔偿银子,她能不给自己女儿做陪嫁?
  看着手里的药包,清韵心定了三分。
  这几包药,是她自己开的方子,对症下药。
  几剂药吃下去,说话不成问题,要好全,还得再出府一趟才成。
  几包药,不重。
  但是有丫鬟在,极少有主子拎东西的,青莺方才要接手,清韵都没给。
  她是吓出后遗症来了,这药包还是自己拎着安心。
  喜鹊看着清韵,见她眸光璀璨,好像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三分。
  她心里就打鼓了,想到在定国公府,大姑奶奶问三姑娘喉咙可好些了,她如实说了,大姑奶奶担心的要跟她一起回伯府,还想带着大夫一起来。
  她拦下了她,只说三姑娘让她买药。
  大姑奶奶一听就急了,哪有病了胡乱吃药的,这要吃出好歹来可怎么办。
  一定要她把方子拿出来,大姑奶奶是看不出所以然来,可是国公府里有大夫啊。
  大姑奶奶让大夫看了药方,大夫说药方开的极好呢,是一剂调补身子的良方,更是一剂消肿止痛的良方,还问是哪个太医开的药方呢。
  三姑娘几时见过太医啊,佛堂是她和青莺打点的,半张药方也没有。
  而且,这药方上的字迹是三姑娘的啊,就跟三姑娘自己开的一样。
  想着,喜鹊晃晃脑袋,她肯定是吓傻了,三姑娘怎么可能会开药方呢,她又不是大夫。
  向前走了几步,喜鹊停了下来。
  青莺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只见喜鹊快步朝前走了几步,在石块上坐下来。
  然后脱了鞋,又脱了袜子,最后从袜子里倒出来几个银锭子。
  清韵嘴角抽了一抽,青莺就问道,“你怎么把银子塞袜子里啊,多脏啊。”
  喜鹊努嘴,“你以为我想啊,在府里,你和我虽然是三姑娘身边的大丫鬟,可哪有什么地位啊,方才我拎着药包进府,那婆子摁住我,就对我一通搜身,荷包里买药找的几个铜板都被拿去了,这钱要不这么藏着,还能有么?”
  其实,最苦的就是她了,本来她是把银子放袜子里的,谁想鞋大了一点点。
  银锭子掉了下去,婆子一推她,鞋一离脚,银锭子就跑脚底心去了,一路走过来,没差点把她膈应死。
  她好几次差点没忍住,要脱鞋了。
  看着喜鹊白皙的脚底被银子膈出来红印,清韵手又紧了紧。
  跟着她这么个不受宠的主子,实在是难为她们了。
  很快,喜鹊就把鞋袜穿好。
  青莺想到什么,忙问道,“你都去了定国公府,大姑奶奶没让你给姑娘带药啊,是不是被那婆子拿走了?”
  喜鹊摇头,她没有说话,只是眼眶有些红,眸底还有些怒气。
  青莺性子急,当即催道,“你倒是说啊!”
  清韵也看着她,催她快说。
  喜鹊抿了唇瓣道,“奴婢去的时候,大姑奶奶正在挨罚。”
  清韵皱陇眉头,青莺赶紧问,“大姑奶奶为什么要挨罚?”
  喜鹊这才把事情娓娓道来,“三姑娘那天噎昏过去,大姑奶奶回来看她,出了伯府之后,她又去了一趟江家,回国公府就晚了一个时辰,大姑爷习惯了大姑奶奶伺候,大姑奶奶不在,他就乱发脾气,从床上摔了下来,打翻了一旁小几上,丫鬟才端上来的热茶,烫伤了,国公夫人又是伤心,又是生气,觉得是大姑奶奶没有照顾好大姑爷,罚大姑奶奶……。”
  青莺气大了,大姑奶奶嫁去定国公府,原本就委屈了,她们还罚大姑奶奶,“她们打大姑奶奶了?”
  喜鹊摇头,“那倒没有,大姑爷还指着大姑奶奶伺候呢,打了大姑奶奶,还怎么伺候大姑爷,就是罚大姑奶奶一个月不许出院门,还要每天给大姑爷弹一个时辰的琴,诵读一个时辰的诗书。”
  喜鹊和青莺几个跟着清韵,被罚禁足都习惯了,这惩罚在她们看来不算重,只是憋屈。
  在她们看来,沐清凌能嫁给中风偏瘫的定国公府大少爷,已经委屈的不能再委屈了,只要不做出有损清誉的事,国公府就不能骂她。
  说着,喜鹊又四下瞄了两眼,道,“三姑娘,大姑奶奶让你放心,她不会让你跟她一样受委屈,让老夫人把你随便嫁人,她去江家,就是找江老太爷给你做主,江老太爷答应了,会尽快给你定下亲事。”
  青莺听了,喜上眉梢,“江老太爷可是极疼爱姑娘的,肯定会给姑娘挑门中意的亲事。”
  看着喜鹊和青莺的雀跃,清韵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说她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江家没落,父亲帮着求情,连累侯府被贬成了伯府,老夫人恨江家恨的是牙根痒痒。
  只怕,这会儿江老太爷亲自登门,老夫人都没什么好脸色给他看,何况是江家想做主她的亲事了?
  虽说江家是她的外祖家,有权过问她的亲事,但是伯府要把她嫁给谁,江老太爷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再退一步说,她爹重情重义,江老太爷真能狠得下心,为了她和伯府撕破脸皮吗?
  越想,清韵越觉得她就如同大海中一片浮萍,飘飘晃晃,不知何处是归处。
  想到黯淡的前途,清韵深呼一口气,迈步朝前走,赶紧回去煎药治病。
  进了佛香院,没听到吴婆子阴阳怪气的声音,青莺有些高兴,“她肯定是去哪儿凑热闹去了,她不在,咱们说话都能畅快些。”
  吴婆子根本就是大夫人她们的眼线,三姑娘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就赶紧去禀告了。
  吴婆子有后台,她们惹不起,平素都是能躲就躲,难得有片刻安宁时候。
  清韵也高兴,这意味她能安心的煎药了。
  可是等她推开正屋的门,就忍无可忍了。
  只见屋内,地上横七竖八的飘着一地的纸张,那是她抄写的家训。
  她走之前,屋子关的严实,家训还用镇纸压着,除非刮龙卷风,否则绝对不会吹的到处都是。
  显然是有人动了手脚!
  青莺和喜鹊赶紧去捡家训,然后递给清韵,胸脯上下起伏,道,“都弄脏了,没一张能用的。”
 
第八章 银霜
更新时间2015-10-23 10:22:34 字数:2219

 看着那被墨汁泼过的家训,饶是不喜欢骂人的清韵,这会儿也忍不住在心底将吴婆子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清韵拿着家训朝桌子走去。
  桌子也狼藉一片,墨汁弄的倒出都是,根本不能坐。
  青莺赶紧去端水来擦,清韵摆手,让她先去上炉子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