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穿越 -> 世嫁_分节阅读_30

世嫁_分节阅读_30

作者:木嬴   上传:summer0916   下载:世嫁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7/1/3 12:12:53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两三年,当然了,世上高明的大夫很多,或许在我大姐姐身子复原之前,你就已经治好了。”
  顾明川呆呆的看着清韵,嘴张了张,不知道怎么回答清韵好。
  清韵再一次福身,然后带着喜鹊转身走。
  路过定国公夫人时,还很懂礼数的福了福身子,方才离开。
  她身后,二太太有些气急败坏道,“就这样走了?她还当真这世上只有她会医治了?”
  可惜二太太再耍嘴皮子也没有用,大少爷病了三年了,都没找到大夫,这就是清韵的底气。
  定国公夫人暗气,却不得不吩咐道,“吩咐下去,三姑娘会医术的事,谁也不许走漏半点风声,否则我拔了她的舌头!”


☆、第四十七章 黑锅

  定国公夫人怕啊,万一定国公府走漏清韵会医术的事,害她被老夫人责骂,以她的脾气,会把这气撒定国公府头上来,到时候给顾明川治病,多拖上几日,心疼的只是她这个做娘亲的,她可不会心疼。
  定国公夫人捏紧拳头,望着沐清凌,问道,“三姑娘会医术的事,你当真一点都不知道?”
  沐清凌苦笑,“我不知道,要是清韵会医术,可以治好大少爷的病,当初哪还用得着我……。”
  后面的话,她没说出口。
  要是清韵会医术,就凭她医治好顾明川的病,这对定国公府来说就是天大的恩情了,要定国公府帮伯府恢复爵位的事上出把力,定国公府根本就不会推脱,比她联姻更好,因为定国公府始终觉得伯府高攀了定国公府。
  定国公夫人想想也是,只道,“你这妹妹不简单,瞒的够严实的。”
  定国公府和安定伯府联姻,定国公夫人对清韵也了解一二,据说时常犯错,被关在佛堂,整日罚抄家训佛经,性子木讷,寡言少语……
  方才三姑娘那能言善辩,巧舌如簧,能说她性子木讷,寡言少语?
  她这是把所有人都糊弄了啊,难怪镇南侯宁愿要娶她,也不娶江家江筱姑娘了,人家不是被眼屎蒙了眼睛,人家是慧眼识珠!
  只是不明白,她瞒了那么久,为何现在不继续隐瞒了?
  定国公夫人想不通,她抬手揉太阳穴,吩咐丫鬟道,“备上厚礼,我要去安定伯府拜访老夫人。”
  出了屋子。清韵就去看喜鹊的脸。
  巴掌印还有些淤青,可见婆子是用了力打的。
  喜鹊见清韵眸底有心疼,忙摇头道,“姑娘别担心,奴婢不疼了。”
  “怎么可能不疼,还青红着呢。”
  喜鹊就是摇头,“不疼。真的不疼了。姑娘,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医术,奴婢怎么不知道?”
  略带眼泪的眸底。带了探究和不解。
  清韵想抚额,她会医术的事,骗过定国公夫人她们都不容易,何况是寸步不离身伺候的喜鹊她们了。只能靠忽悠了。
  “我抄了近万篇佛经,嗓子疼的说不出来话时。对菩萨诚心祈求,求菩萨救我,菩萨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然后我就会医术了。”清韵的声音轻柔,柔的像是能被风给吹散。
  喜鹊怔怔的看着清韵,不解的问。“姑娘,什么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清韵边走边解释。
  喜鹊听着有些恍惚。好像还真是,打姑娘伤了喉咙之后,就给自己写药方了,难道真的是佛经抄多了,菩萨觉得姑娘心诚的缘故?
  可除了这个理由,她想不到其他了。
  清韵带着喜鹊往前走,来的路比较好记,也不用丫鬟带路。
  到了门口,等了片刻,伯府的马车就来了。
  喜鹊扶着清韵上了马车,然后也爬了上去。
  马车回伯府。
  好像回去的时候比出来要快一些,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辰,街上人少,十有*不是在酒楼用饭,就是回家吃饭了。
  马车在伯府门前停下。
  清韵刚钻出马车,周总管就急急忙跑出来,下了台阶来,“三姑娘总算是回来了。”
  清韵望着他,见他眸底有焦灼之色,眉头几不可察的跳了下,问道,“可是出什么事了?”
  周总管点点头,等喜鹊扶清韵下来,迈步进了伯府,周总管才道,“是出事了,只是不知道事情是大还是小。”
  清韵更迷糊了,“周总管,你说清楚点,我没听懂。”
  周总管轻叹一声道,“是这样的,姑娘出门前,镇南伯府不是送了一堆东西来么,几位姑娘好奇,就挨个的打开看了看,其中有一个锦盒里装着个玉瓶子,那锦盒并未写在礼单里,五姑娘好奇,就打开看了看,因瓶口小,看不真切,就倒出来,谁想倒在手里,竟是血,五姑娘当时就吓坏了,连着玉瓶给摔了……。”
  要说之前,清韵还只是怀疑,那这会儿几乎可以断定了,那药材就是卫风叫人送来的。
  清韵望着周总管,问道,“血全洒了?”
  周总管点头如捣蒜,“全洒了,一滴不剩。”
  清韵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别人的东西,沐清柔她们要乱翻什么,这不是给她添乱吗?
  周总管担忧道,“那玉瓶极其珍贵,里面装的血,不知道用处是什么,只怕用处不小,还没有写在礼单里,不知道是不是镇南侯府下人办事太疏忽,要真是什么重要东西……。”
  清韵听得心底一哼,这是没写在礼单里,所以伯府害怕。
  要是写在礼单里,那就是送给她的东西,摔了无所谓是吧?
  清韵迈步朝前走,周总管在一旁陪着。
  刚迈步进二门,身后就有小厮唤道,“周总管,定国公夫人来了。”
  周总管愣了一下,忙对清韵道,“定国公夫人来了,我去大门口迎接她。”
  清韵点点头,她知道定国公夫人为什么来,这是来示好的,就冲她今儿在定国公府说的那一番话,就是借定国公夫人三个虎胆,她也不敢在顾明川病愈前给他纳妾。
  二门处的丫鬟赶紧去春晖院禀告老夫人,清韵则带着喜鹊不快不慢的朝春晖院走去。
  远远地,就见大夫人出了春晖院,朝这边走过来。
  清韵站在一旁给大夫人行礼,大夫人理都没理她,就赶去见定国公夫人了。
  喜鹊捂着脸,嘴撅了撅。
  她知道大夫人这是去巴结定国公夫人,她怎么也想不到定国公夫人此番前来,巴结的是她不屑一顾的三姑娘?
  迈步进春晖院,清韵进屋给老夫人请安。
  屋子里。沐清柔和周梓婷她们都在。
  清韵上前,福身请安。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喝茶,小几上有托盘,托盘里摆着一堆碎片。
  清韵请了安,方才问道,“刚回来,听周总管说五妹妹打碎了一个玉瓶。是这个吗?”
  老夫人还未说话。沐清柔就道,“我不是故意的!”
  清韵看着她,眼神微冷。
  那从墙头摔下来的男子。身子虚的很,要他一碗血验毒,是逼不得已的事。
  现在倒好,血居然被她给毁了。她都不知道怎么跟卫风交待了。
  沐清柔这种乱翻人东西的行径,清韵不会姑息的。“是不是故意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玉瓶子被打碎了,这东西并不是送给我的,用这样珍贵的玉瓶子装。显然很重要,我只想知道,要是镇南侯府派人回来要。这东西是我赔,还是五妹妹你赔?”
  沐清柔气的脸一红。“当然是你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听着沐清柔蛮横之言,老夫人脸一沉,呵斥道,“怎么就轮到清韵赔了,她都没见到!”
  沐清柔有些害怕,扭着绣帕道,“镇南侯喜欢三姐姐,说是她打碎的,镇南侯或许不追究呢。”
  “万一追究呢?”清韵反问。
  以前背的无数小黑锅,背了也就背了,上回推沐千染,那是最后一次。
  这一回,又想让她背黑锅?
  不好意思,她不接受!
  沐清柔看着清韵,俏脸通红,眸底怒气毕露无遗,要不是你和江家招惹上镇南侯府,镇南侯府怎么会送东西来,她又怎么会失手把玉瓶打碎?!
  外面,丫鬟进来禀告,“老夫人,定国公夫人来了。”
  老夫人点点头,丫鬟便退到一旁了。
  很快,大夫人就领着定国公夫人进来了。
  定国公夫人进门便笑道,“一段时间未见,老夫人气色红润,身子骨依然硬朗啊。”
  老夫人笑着摆手道,“一大把的年纪,半边身子都埋进黄土里的人了,哪还硬朗的起来。”
  说着,然后请定国公夫人坐,吩咐丫鬟上好茶。
  定国公夫人就坐下了,老夫人就忍不住问道,“国公夫人这会儿来是?”
  定国公夫人轻叹一声,道,“今儿早上,大少奶奶小产了,我让人来伯府通报一声,等了半晌,等府上大夫人去国公府,谁想等了半天,就等到了三姑娘,她说大夫人原是要去国公府的,只是镇南侯府临时送东西来,她等不及就先去了,我琢磨着镇南侯府的事应该不小,府上没时间,索性就亲自跑一趟了。”
  定国公夫人说着,老夫人看大夫人的眼神有些飘冷,但看清韵的眼神就温和慈爱的多。
  是个聪慧的,知道帮着伯府藏拙,帮大姑奶奶撑面子。
  老夫人笑道,“原是要去了,谁想又出了些事,我这会儿还头疼呢。”
  定国公夫人怔了一下,问道,“出什么事了,我国公府可帮得上忙?”
  这态度好的,叫老夫人都愣住了。
  惯常都是伯府请国公府帮忙,国公府还推三阻四,主动开口,今儿还是第一次呢。
  老夫人眸光轻动,那玉瓶,伯府是铁定没有一模一样的,不知道定国公府有没有,既然她主动开口,她也趁机试探一下她是真有诚心,还只是说说。
  老夫人指着身侧的托盘,道,“就是这玉瓶子,是镇南侯府送来的,并没有记在礼单里,却和礼单上的东西一并送了来,我也不知道这玉瓶子是镇南侯府送错了,还是忘记写在礼单上了,偏叫丫鬟毛手毛脚给打碎了。”
  定国公夫人听得一笑,“一个玉瓶子而已,不用这般谨慎吧,我瞧瞧。”
  孙妈妈就赶紧把玉瓶子碎片拿去给定国公夫人看。
  定国公夫人也是见过不少好东西的,乍一看,只觉得这玉极好。
  再细看,定国公夫人的脸色就变了,“这玉瓶我见过……。”
  

☆、第四十八章 坦白

  老夫人见定国公夫人的脸色,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这玉瓶是……?”
  定国公夫人又看了几片碎片道,“是了,没错,这就是几年前皇上大寿,西楚送上的寿礼,杨枝玉瓶,当时据说玉瓶盛满水,放在桃花树下一夜,这玉瓶里的水就带着桃花香,后来听说皇上将它赏赐给了安郡王,后来安郡王和大皇子打赌,玉瓶又辗转到了大皇子手中,听宣王妃说,皇后还曾用过这玉瓶盛梅花露泡过茶……。”
  定国公夫人越说,老夫人的脸越白。
  西楚进献的寿礼,那必定是世上独一份的,她还想买一个赔回去……
  还有玉瓶里装的东西,老夫人也怀疑那是不是血了,别是大皇子或者是谁辛苦积攒的东西啊。
  大夫人背脊发凉。
  沐清柔脸白如纸。
  这么珍贵的玉瓶,肯定是镇南侯府下人出岔子犯错了,不可能送给清韵的,她现在把玉瓶打碎了,要真追究起来……
  沐清柔急了,手摇着大夫人的肩膀道,“娘,这玉瓶碎了,该怎么办啊?”
  大夫人拍着沐清柔的肩膀道,“别慌,这玉瓶下人又不是故意打碎的,再者,玉瓶是镇南侯府送来的,就算真追究起来,也是镇南侯府错在先,只怕这会儿镇南侯府还在急着找玉瓶子……。”
  要是没有定国公夫人在,这事伯府还能隐瞒下来,毕竟不知者不为罪。
  现在被定国公夫人知道了,这跟送了把柄给她捏着一般,要真捅出去,罪名当真是不小。
  定国公夫人把碎片放下。端茶轻啜。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