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穿越 -> 世嫁_分节阅读_25

世嫁_分节阅读_25

作者:木嬴   上传:summer0916   下载:世嫁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7/1/3 12:12:53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么时候找到不好,偏这个时候找到,气死她了!
  “怎么找到的?”沐清柔问道。
  丫鬟不知道惹沐清柔不高兴了,只道,“是小厮找到的,说是刑部尚书府少爷和户部尚书府少爷比赛马,看谁先到栖霞寺,刑部尚书府少爷赢了,户部尚书府少爷拿石子偷袭,被刑部尚书府少爷弹开,好巧不巧的砸中了咱伯府的马的眼睛,马就跑了起来,他们两个就去追咱们伯府的马车了……路上,马车还撞了个人,他们两个送人去看大夫,耽误了些时间,把马车送回栖霞寺,几位姑娘又回来了,又给送了回来,半道上还被车夫误以为是偷车贼,不过两位少爷没怪罪小厮,小厮把马车带了回来,两位尚书府少爷说马车有丢什么弄坏什么,他们会赔的,还说改日再来府上赔罪……。”
  清韵就笑了,问道,“那东西丢了没有?”
  老夫人嗔了清韵了,“口没遮拦,这要叫人传了出去,岂不是败坏两位尚书府少爷的名声?”
  清韵挠额头,道,“我是担心马奔跑,不小心把东西颠簸了下来,还有玉簪,万一碎了……。”
  丫鬟就道,“马车有些损毁,周总管怕急着用,让人赶紧修好,所以三姑娘和五姑娘的东西,周总管让丫鬟收拾送来了,就在外面。”
  老夫人就道,“那就拿进来看看。”
  丫鬟就转身出去,拎了包袱进来了。
  清韵就一个包袱,里面就一套衣服,都不用看。
  沐清柔带了不少东西,铜镜,首饰盒,两套衣裳,还有鞋袜。
  可惜,没有银票。
  清韵就低呼了,“五百两银票好像不见了……。”
  老夫人脸一沉。
  沐清柔就恨不得掐死清韵了,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五百两银票到底丢没丢,府里人多口杂,要是传错了什么流言蜚语,这是大祸!”老夫人眼神凌厉。
  要是这些话传开了,是说刑部尚书府少爷和户部尚书府少爷手脚不干净,这是坏人名声的大事,指不定就结仇了。
  沐清柔咬了唇瓣,不说话。
  不污蔑别人,那就只能抹黑她自己,她成了信口雌黄,占公中便宜了。
  她不说话,大夫人瞥了沐清柔的贴身丫鬟春香一眼。
  春香就跪下来道,“是奴婢疏忽了,奴婢把银票塞喜鹊登枝的荷包里的,急着出门,肯定是拿错了,奴婢有罪,请老夫人惩罚。”
  大夫人就呵斥道,“怎么这么毛躁,连荷包都能拿错,罚你三个月月钱。”
  春香赶紧领罪。
  老夫人一直没说话,但脸铁青的,像是在隐忍什么。
  方才大夫人使眼色,老夫人看见了。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忍着才没有呵斥大夫人,不然她一个当家主母,纵容女儿撒谎骗人,占公中便宜,哪还有脸面?
  清韵适时的抱着包袱道,“幸好衣裳找回来了,不然我都没合身的衣裳换了,对了,五妹妹,你把我衣裳弄脏了,是不是该赔我一身啊?”
 

第三十九章 验血
更新时间2015-11-23 10:11:37 字数:2388

 沐清柔气的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清韵问的坦然,方才马车丢了,你丢东西都要赔你,你把我衣裳弄脏了,不赔说的过去吗?
  沐清柔气道,“那是你衣裳吗?那是大姐姐不要的旧衣裳!”
  一句话,堵的清韵哑口无言。
  老夫人的脸却沉的厉害,不管是不是沐清凌留下来的旧衣裳,清韵穿在身上,她弄脏了,害的清韵不能下马车,不道歉就算了,还说这话,简直刁蛮至极。
  还有,清韵只比沐清雪大四天,她穿她的衣裳完全可以。
  怎的有衣裳借沐清柔穿,没衣裳借清韵穿?
  反倒让清韵去穿人家还愿的衣裳,这是打伯府的脸!
  “绣坊干什么吃的,知道三姑娘没合体的衣裳,还不赶紧做好了送去?!”老夫人冷了脸道。
  大夫人眼神更冷,忙道,“许是绣坊想一并做好了再送去吧,媳妇这就派人去催,清柔弄脏清韵的衣裳,我再吩咐绣坊换个样式,再做一身。”
  清韵眸底微笑,起身道谢。
  这时候,老夫人说乏了,大家就起身告辞。
  等出了春晖院,沐清柔就瞪了清韵了,想骂两句,被大夫人叫住了。
  大夫人看清韵的眼神厌恶嫌弃中,带着探究和审度。
  最后,探究和审度褪去,变成冷笑。
  当真是小瞧她了,订了亲之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背靠大树好乘凉,以为定了镇南侯府的亲,伯府就奈何不了她了是吧!
  清韵才不管大夫人怎么看她,她只乖顺的福身告退。
  等走远了,青莺才忍不住道,“奴婢做梦也没想到,宣王府会给姑娘下请帖,可是,偏偏老夫人不许姑娘去。”
  清韵也有些小失望,不过并未放在心上。
  那样的宴会,热闹归热闹,但少不了明争暗斗,争奇斗艳,太费脑力,还不如逛街呢。
  等回到泠雪苑,喜鹊站在门口,一脸哀怨的看着清韵和青莺。
  “姑娘去栖霞寺也不告诉奴婢一声,”喜鹊耸了鼻尖道。
  清韵上台阶,扫了四下一眼。
  喜鹊就没法生气了,清韵虽然没说话,但她知道清韵想表达什么,这院子里丫鬟虽然不多,可并非都是可信的,要是她说了,就不一定能出去了。
  青莺就笑道,“这一次我跟去的,下一回让你跟姑娘去玩,我还给你带许多好吃的,下次你可得记得给我买啊。”
  喜鹊就生气了,“我不是生气姑娘不带我去,我是在家等了好半天,都不见你们回来,快担心死了!”
  她是担心清韵犯错,又被送佛香院受罚。
  清韵听的心底暖流荡漾,连连点头,“下一次一定报备,不让你担心。”
  喜鹊就脸红跺脚了,“奴婢是丫鬟!哪有主子跟丫鬟报备的!”
  青莺拉着喜鹊进屋,道,“姑娘中午没吃饭,有话咱们边吃边说,对了,前院可把东西送来了?”
  “送来了,一大包袱呢,”喜鹊点头道。
  青莺笑的眉眼散开,“我今天算是沾了两位堂姑娘的光了,不然那一大包袱肯定要我自己拎回来……。”
  那么多大丫鬟,就她拎了个大包袱,实在是碍眼。
  周总管就吩咐她把包袱搁下,一会儿叫人送泠雪苑来,她还担心只是说说呢。
  镇南侯府,锦墨居。
  锦墨居建于湖中心,水波粼粼,倒映着蓝天白云。
  清风徐徐,水波不止。
  一道黑影,轻点湖面,朝锦墨居而去。
  快着地时,几片暗器飞过来,黑影连忙侧身避开。
  他险而又险的踩着地面,身子后倾,几乎要跌落湖中。
  他挣扎了几下,勉强把身子稳住了。
  而后,一粒石子打过来,正中他脚腕。
  扑通一声传来,男子掉湖里了去了。
  男子很快爬了起来,一抹脸上的湖水,望着不远处石桌前,穿着天蓝色锦袍的男子,问道,“爷,属下惹您生气了?”
  说完,还瞪了他身侧站着的卫律一眼。
  好端端的,偷袭他做什么?!
  卫律耸肩,指了指头顶上的太阳道,“你说出去一个时辰,这都几个时辰了?”
  卫风就知道,事情没瞒住。
  他昨晚辗转反侧了一晚上,还是决定去找清韵。
  知道楚北不会答应,所以他是偷溜去的,让卫律帮着打掩护,说一个时辰就回来。
  这会儿,已经过去三个半时辰了。
  卫风抹去脸上的湖水,一步步往前走,身后带起一条水迹。
  “都去哪儿了?”楚北拧了眉头问。
  卫风很老实的回答道,“先是去了安定伯府,因为三姑娘身边一直有人,属下没寻到机会和她说话,就一路跟去了栖霞寺,然后去了趟周记药铺,又进宫找大皇子拿了点旧东西,回府又去见了老侯爷,就到这会儿了。”
  他很忙,几乎是片刻不歇。
  听到卫风说进宫,楚北眼睛有一瞬间的滞住,“你进宫拿什么了?”
  卫风忙从身后腰间取下个大荷包来,因为落水,荷包还在滴水,他忙递给楚北。
  楚北从荷包里拿出来一锦盒。
  看着锦盒,他眉头紧锁了下,他记得这锦盒里装的是个玉瓶?
  果不其然,打开之后,锦盒里装的就是个玉瓶。
  玉质精细,雕工叫人叹为观止。
  卫律就诧异了,“你好好的去宫里拿这玉瓶做什么?”
  卫风就道,“玉瓶是用来装血的,三姑娘答应帮爷治病,但是她不确定爷中的什么毒,需要验血。”
  只是一般东西装血,用不了一会儿就会凝固。
  这玉瓶是贡品,有装血不凝的功效。
  卫律看着卫风,又看了看楚北,然后问道,“你真信三姑娘医术高超,能治好爷的病?”
  他这样问,显然是不信的。
  请十个大夫来看病,有一半直接说治不了,一半要了爷半碗血,验毒之后说毒验不出来,他们医术浅薄,无能无力。
  爷这么虚弱,一半是中毒,一半是失血过多。
  这又来一个要验血的。
  卫律想有大夫来,可又怕大夫来,因为哪怕只有一分希望,也得拿一碗血让大夫验毒。
  他怕这样下去,他家主子等不到毒发而亡,就先因失血过多而亡了。
  卫风看着卫律道,“高明点的大夫都会要验血,总不能不让大夫验血吧,爷已经两个月没给大夫验血了,要一点点血,没事的。”
  楚北把玉佩放回锦盒,道,“还回去。”
  卫风就知道,他家爷不打算让三姑娘帮他治病,他知道楚北是皮薄,当着三姑娘的面,从安定伯府的墙上摔下来,脸丢大了。
  爷长这么大,还从没这么丢脸过。
  可是脸已经丢了,将来等三姑娘进门,迟早会发现。
  卫风只好道,“可属下已经答应三姑娘了,还有老侯爷,他也知道明儿爷会送点东西去安定伯府给三姑娘,老侯爷说库房里的东西,可以随便拿……。”
  “谁要送东西给她了?!谁许你先斩后奏的?!”楚北怒不可抑,耳根红的能滴血。
  一想到卫风说清韵当着丫鬟的面故意调戏他,现在又跟老侯爷说他要送东西给清韵,这不明摆着说他中意清韵了吗?!
  他还想着找个机会退了这门亲事,现在还怎么跟祖父开口?!
  他恨不得掐死卫风了。
 

第四十章 归来
更新时间2015-11-24 16:47:55 字数:2363

 泠雪苑。
  一宿安眠。
  第二天,清韵醒来,坐在床上伸懒腰。
  青莺和喜鹊在屋子里忙活,端铜盆的端铜盆,拿衣裳的拿衣裳。
  见清韵心情好,喜鹊问道,“姑娘嗓子全好了?”
  清韵轻咳一声,试试嗓子,方才笑道,“好的七七八八了,不过好全还要几天。”
  青莺放下铜盆,过来帮清韵把帐帘陇好。
  清韵掀开被子下床。
  喜鹊把昨儿卫风送的那套衣裳拿来给她穿。
  结果才梳洗打扮好,外面二等丫鬟红笺站在珠帘外道,“姑娘,绣坊管事刘妈妈送衣裳来了。”
  清韵嘴角上扬,这时辰送衣裳来,是怕她再穿旧衣裳,或者穿别人送的衣裳去给老夫人请安,到时候老夫人见了生气吧。
  “让她进来。”
  丫鬟退出去后,没一会儿,刘妈妈就带了个小丫鬟进来。
  刘妈妈面带殷勤,捧着托盘给清韵请安,笑道,“绣坊连夜赶工,给三姑娘赶制了两套衣裳出来,余下两套会尽快做好送来,三姑娘试试,看可有不妥之处。”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