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穿越 -> 世嫁_分节阅读_23

世嫁_分节阅读_23

作者:木嬴   上传:summer0916   下载:世嫁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7/1/3 12:12:53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姿势不对……。”
  老夫人脸黑了。
  一群丫鬟婆子脸都憋的涨红,肩膀险些逗脱臼。
  清韵头微微低,脸窘红着,白眼翻了又翻。
  她抬眸,看着沐千娇得意的笑脸,她也笑了。
  你们会欲抑先扬,我也会礼尚往来的。
  清韵转头看着老夫人道,“祖母,方才我没银子买木簪,大堂姐大方的送了我十两银子。”
  三老夫人一听,就笑道,“没银子买木簪?大嫂,不是我说你,伯府也不至于刻薄到这等地步吧?好歹也是正经伯府嫡女,怎么就连买木簪的钱都没有了……。”
  这一下,换沐千染和沐千娇脸涨红了。
  她们想打断三老夫人说话,可是又不敢。
  老夫人原本脸就黑了,被三老夫人一说教,脸又青了三分。
  这时候,沐清雪凑到老夫人耳边咕噜了两句,老夫人脸上所有的愤怒都散去,换了一副笑脸。
  沐清雪不是想帮清韵的,只是她知道说了,老夫人会高兴,捧老夫人高兴,比打压清韵更重要。
  老夫人嗔了清韵道,“你这孩子,就算急着出门,也不至于带错银票,把一千两的银票当成五十两带身上,栖霞寺是热闹,可都是小摊铺,哪里找的开,往后可不能再这么毛躁粗心了。”
  这一回,换三老夫人脸青了。
  清韵乖乖点头,“祖母,我记下了。”
  就冲老夫人这么高兴,清韵也知道她求签姿势不对的事暂时是过去了。
  然后,清韵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听老夫人笑道,“到底是伯府嫡女,身上怎么可能不带银子,只是身上有钱,也不能贴脸上不是?”
  三老夫人已经很久没在老夫人面前吃过亏了,脸难堪的红着。
  沐千染和沐千娇心中叫苦,为了找回面子,这不,又把沐清柔和威北侯府郑诗柔掐起来的事说了一遍。
  三老夫人这才掰回来些颜面,尚书府嫡女出门,可没和人吵架。
  老夫人看沐清柔有些不悦,关她三天紧闭,抄家训百篇,以示惩戒。
  沐千染见三老夫人脸色好了些许,但还是不够,便道,“听说清韵妹妹定亲了,镇南侯在她和江家大姑娘江筱之间,选中了清韵妹妹,江筱才情灼灼,清韵妹妹能胜过她一筹,当真是叫人吃惊。”
  沐千染说着,沐千娇就顺着她的话道,“以前只和清柔她们比过诗词画作,还没有和清韵妹妹比过,指不定我们以前都是班门弄斧。”
  两人一唱一和,清韵颇有些不耐烦,道,“我不擅诗词,比不得两位堂姐。”
  沐清柔站在一旁,憋了一肚子火气,明明清韵犯的错比她大,她挨骂了,她却什么事都没有!
  沐清柔眼珠子一转,就笑道,“三姐姐,你就别谦虚了,能被镇南侯相中,你说你什么都不会,谁会信啊,大堂姐她们要你和她比,你就比一回呗。”
  她这么说,老夫人看她的脸色又冷了三分。
  自家姐妹不帮着,倒帮着个外人打压清韵!
  可是沐清柔都这么说了,清韵再不比,就不止是输这么简单了,而是胆怯。
  堂堂伯府嫡女,就算是输,也要输的坦荡!
  就这样,清韵被赶鸭子上架,不得不和沐千娇和沐千染比试了。
  沐千染觉得这样还不够,还把沐清柔她们三个一并拉上了。
  鉴于清韵说她不擅长诗词,所以比画作。
  清韵那个头疼,她还不如说是比作诗呢,好歹她脑中还有不少千古名句。
  只是作画,她也不是一点都不会。
  因为她会刺绣,作画是刺绣最基本的技能,只是她印象中会画的大多是那些刺绣图案……
  她见过沐千染她们做的画,画工不错,她想取胜,当真困难,必须出奇制胜。
  她算是领悟了秋荷说的,要想得老夫人欢心,就得压沐尚书府几位姑娘一筹,就方才,她让沐千染她们丢了脸,老夫人看她的眼神,宠溺的都能掐出水来了。
  喜欢和不喜欢,区别的太明显了。
  沐清芷问老夫人道,“祖母,咱们比作画,画什么呢?”
  老夫人笑道,“画自己喜欢的就行了,以两盏茶时间为限。”
  大家一致同意,喜欢的就是自己拿手的,比指定画什么要公平的多。
  很快,丫鬟就过来禀告说笔墨纸砚准备妥当了。
  沐清柔几个就去了暖阁。
  那里摆着六张桌子,上面的摆设一模一样。
  除了笔墨纸砚外,只有镇纸。
  纸,是上等宣纸,每张桌子上都有两张。
  大家挑了座位,便用心作画。
  外面,老夫人和三老夫人在闲聊,聊的自然是镇南侯府和安定伯府联姻一事。
  镇南侯府地位极高,便是沐尚书府都难高攀的上,只是清韵许给的是外室所出的大少爷,三老夫人又有些不屑。
  时间在闲聊中,很快就过去了。
  孙妈妈提醒,老夫人点头道,“让她们把画作拿来。”
  秋荷就去暖阁传话了。
 

第三十六章 冲喜
更新时间2015-11-20 13:11:34 字数:2332

 沐清柔带头,六个人出了暖阁,清韵排在最末。
  福身请安之后,沐清柔就把画作拿了出来,她画的是牡丹,雍容华贵。
  “不错,”两位老夫人看过后,都只说了两个字。
  接下来是沐千染,她画的是空谷幽兰,有沐清柔雍容华贵的牡丹在前,她这个清幽雅致的多,就显得沐清柔俗气了些。
  再接下来是沐千娇,她画的是白鹤,栩栩如生,不过比之空谷幽兰稍逊一筹。
  然后是沐清芷,她画的也是山茶花,十八君子,只是比不得真十八君子好看。
  后面是沐清雪,她画的是冬日踏雪寻梅,一穿着大红斗篷的女子,攀着枝丫折梅花。
  她这幅画,画的极好,不过沐清柔看她的眼神很不善。
  还真是小觑她了,不但画画的好,心机更深沉,要是她赢了,她们敢肯定,老夫人绝对会让绣坊给她做一件一模一样的斗篷来。
  她们五人都看过了,沐千娇就笑道,“总算是轮到清韵妹妹了,方才我们想看看她画的什么,还藏着不许,只说我们都见过,弄的我们心里跟猫挠了似地。”
  三老夫人嗔了沐千娇一眼,笑道,“就数你心急。”
  清韵这才把画作送上,她是送给三老夫人先看的,以客为尊。
  三老夫人接了画作,随手打开。
  看了一眼,她的眼睛便亮了起来。
  沐千娇和沐千染就站在她身后,看了这画,不约而同去看老夫人。
  彼时老夫人正端茶轻啜,感觉到不少双眼睛望着她,笑道,“一个个都望着我做什么?”
  三老夫人笑了,“画的很传神。”
  夸清韵的?
  老夫人怎么有些不信,给孙妈妈使了个眼神,孙妈妈就过去接画作了。
  等看清画上画的是什么,孙妈妈也多看了老夫人两眼,赞道,“当真是传神,都画出神韵来了。”
  说着,已经把画送给老夫人看了。
  老夫人也看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清韵画的是她。
  她坐在罗汉榻上,身后是松鹤延年的屏风,两旁有高几,高几上摆着花卉,就连站在一旁伺候的孙妈妈都画了进去。
  还有下面的桌椅,三老夫人和她身后的沐千染也画了上去,还有地毯,香炉,甚至糕点……
  能在短短两盏茶的功夫里,把这些全画上,哪怕是她头上戴的头饰,都一样不错,且不说画工如何了,就单说这心思,就堪称玲珑了。
  孙妈妈在一旁笑道,“老夫人让三姑娘画自己喜欢的,怎么把奴婢也给画进去了,奴婢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没人给奴婢画过画儿呢,沾老夫人的光了。”
  一番话,说的老夫人是通体舒畅。
  她看清韵的眼神透着和蔼,“你这孩子,让你画自己喜欢的,怎么画我一个老婆子。”
  沐清柔站在一旁,气的直扭帕子,她们几个已经够会拍马屁的了,却没想到,今儿全栽沐清韵手里了,她们谁都比不过她!
  听着老夫人的话,她恨不得补刀道:祖母,你想多了,她喜欢的是你后面的屏风,或者是高几上的画,再不就是罗汉榻,绝对不可能是你!
  清韵站在那里,脸通红道,“我有许多喜欢的东西,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祖母看我的眼神,我就把它画了下来。”
  画上画的就是,方才千两银子时,老夫人看她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宠溺和蔼。
  老夫人心中感触,她以前看她,多苛责不喜,难得流露一丝欢喜,她就高兴成这般,老夫人心中有了些悔意。
  三老夫人笑道,“果真是不错,难怪镇南侯宁肯要她,也不愿意迎娶江筱姑娘了,要是伯府还是从前的侯府,加上尚书府的帮衬,便是嫁给皇子妃也足够了。”
  老夫人听得在心底冷哼一声,明知道清韵的亲事已经定下了,现在再来说这话,也不嫌弃晚了。
  帮衬伯府?
  要真有那一天,尚书府为的也是自己的前程。
  三老夫人画大饼,老夫人又还了回去,“她也就画艺还算凑合,比起染儿和娇儿还差的远呢,可惜染儿许给了定国公府大少爷,要是没许的话,等咱们伯府恢复侯爵,咱们两府有力往一处使,我再豁出这张老脸去求镇南侯,没准儿咱们沐家还真能出个皇子妃……。”
  这皇子妃,不用说也知道指的是镇南侯的外孙大皇子了。
  不过,这一切的基础都是伯府恢复侯爵。
  老夫人这大饼画的妙,充满了诱惑,沐千染嫁了,还有沐千娇呢,她也是三老夫人嫡亲的孙女,她嫁给大皇子也成,但要想她帮忙,尚书府得先帮伯府恢复侯爵再说,否则,其他免谈。
  两老夫人互望一眼,然后端茶轻啜,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谁都不是傻子,做为他人做嫁衣的事。
  屋子里,寂静的落针可闻。
  沐千娇打破寂静道,“祖母,今儿我和大姐姐去栖霞寺卜卦问大姐姐脸什么时候能好,占卜大师说很难,除非有人住栖霞寺帮大姐姐祈福半个月,每日诵读经文三百遍……。”
  清韵正口渴,坐在一旁喝茶,听了沐千娇的话,她眉头不期然跳了一下。
  才迈过一个坑,她们又接着挖坑了,锄头耍的真好。
  这一回,不等三老夫人开口,老夫人就先笑了,“可惜清韵定亲了,不定哪日镇南侯府就送了聘礼来,不然让她去栖霞寺替染儿祈福最合适。”
  一句话,就把三老夫人的话给堵住了,总不至于伯府赔偿了两万两银子,还要清韵去栖霞寺祈福吧,虽然送纳采礼不一定要见清韵,但她总要在府里,人家镇南侯府送纳采礼来,她却出府去了,这像话吗?
  三老夫人笑了,“镇南侯府这么快就送纳采礼来?”
  老夫人手中佛珠轻轻拨弄,“镇南侯看中清韵,要快些迎娶她过门,我总不好拦着不让。”
  沐千娇看了沐千染一眼,道,“这么急,晚半个月不成么,难道楚大少爷病危了,要清韵去冲喜?”
  老夫人脸沉了一沉,“要真急着冲喜,也就不会等到江老太爷出面帮清韵说亲了,其实,还是娇儿去帮染儿祈福最合适,清韵推了染儿,于情于理都该她去,只是她有些笨拙,连求签,都能姿势不对求错签,还被慧净大师说教,她帮忙祈福,指不定就是帮倒忙了,娇儿和染儿又素来亲厚,她去,定会诚心帮染儿祈福。”
  清韵想笑,这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么?
  沐千娇气的跺脚,却没法反驳。
  因为清韵确实够笨!
  老夫人只是那么一说,只要不是清韵去,到底谁去帮沐千染祈福,这是尚书府的家事,轮不到伯府来管。
  外面,有丫鬟进来,是尚书府的丫鬟。
  丫鬟手里拿了封信来,道,“宣王府,玉萱郡主给二姑娘送了信来,奴婢担心有急事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6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33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