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言情 -> 上床不说爱.txt_分节阅读_20

上床不说爱.txt_分节阅读_20

作者:风炎   上传:囧囧cat   下载:上床不说爱.txt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1/10/4 22:12:25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br/>   罗丹眨眨眼,恍然大悟地怒指着他:“亏你还有脸说提前跑回国是为了我!原来根本是为了追韦小姐!我总算知道了重色轻友这几个字怎么写!”
  Uther理直气壮地扬眉:“我追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应该?”
  “你们认识?”韦澄月乍见这个企图缠死她的家伙居然和她的当事人攀谈起来,才惊讶地问了一句,就两次听到“我的女人”这种毫不顾事实并且暧昧到极点的字眼,丢掉她眼中的精明与睿智,失控地喊起来,“够了!韩无赦!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人!?你马上给我从这里消失!”纤细的手指直指Uther的鼻子,气得浑身发抖。

  Uther马上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跑到她身边,不着痕迹地把她搂入怀中,收回她颤抖的手:“OK,OK,我认错,我不打扰你的工作,你们继续。我只要坐在一边,保护你不给坏人欺负就安心了。”

  韦澄月气得全身发软,用力想甩开Uther的怀抱,却哪里能够成功。
  Uther笑嘻嘻地把她按到座位上:“好啦好啦,你们谈事,我坐一边就好,不用理会我。”说着拉把椅子坐下来,离韦澄月的距离近得可以用毫米来计算。两眼瞪着罗丹,摆明了一副谈正事可以,谈情说爱马上拧掉你脑袋的态度。

  这一番热闹当然早惊动了正收拾柜台的老板,他紧张地向这边望过来。韦澄月递给他一个“放心吧,没事”的笑容,他才点点头继续干自己的活去了。
  “眉目传情”马上惹来Uther的追杀,在他不语却企图用目光烦死人的行为之下,韦澄月只好向罗丹道:“放心,这里的老板是我以前的当事人,一直因为我打赢官司帮了他很大的忙非常感激我。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这次才会约罗先生在这里谈。”算是间接给Uther一个解释。

  罗丹点头表示明白,Uther也见好就收地把目光从老板身上移开,难得关心地问了一句:“丹的官司搞得定吗?”还没容罗丹生出一丝感动,又接了一句,“你可不要为了他忙坏身体,最近很少按时吃饭睡觉吧?”

  罗丹翻翻眼睛,终于对这个朋友彻底死心。
  韦澄月突然想到Uther是“归国医学博士”,便简单把当时发生在罗丹办公室的情形说了一下,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Uther皱眉想了想道:“氰化钾致死的几种方法,按当时的情形看,最容易下手的,应该是注射。虽然有很多明文规定限制,但氰化钾溶液还是很容易搞到。不说很多化工厂都有生产,就是医院里,有一点关系也可以弄到,要从这方面找证据,不太容易。”

  罗丹突然想起来:“彭飞是个非常认真的人,也极度不信任人,所以他一般做什么事都会留证据,以防对方反噬。”
  韦澄月轻拍桌子:“那他应该会保留得到氰化钾的证据,我们如果找到,就可以狠将他一军。”
  “不过这么重要的证据,他一定收藏得非常小心,保护措施也一定严密。”罗丹边说边望向Uther,知道他是这方面的专家。谁知Uther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好象没听见。

  罗丹怔了怔转向韦澄月道:“这样吧,我们分头想想办法,一周之后再互相通报情况。”韦澄月点头,看了看时间道:“今天就到这儿吧,我还有个听证会要参加。”向罗丹打过招呼后,看也不看Uther一眼,起身离开。

  Uther可怜巴巴的目光在韦澄月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也彻底消失,换上了素常的机警与冷厉。罗丹皱眉道:“你搞什么鬼?”Uther淡淡道:“她不喜欢有背景的人。”

  罗丹摇头,没想到Uther也会有为了一个女人费尽心机的时候。Uther拍拍他肩:“你放心,只要这证据存在于世上,一周之内,保证给你找到。但是小心,别让她知道是我。”罗丹点头,为了弥补自己一度受创的心灵,跩跩地没有道谢。

  Uther果然是Uther,只用了五天,就联系罗丹,交给他一份文件和一份录音资料,清楚的记录了彭飞和人交易氰化钾的过程。罗丹终于开始真正佩服到他,好奇地追问是如何搞到的,Uther只是自负地笑笑。

  这些东西到了韦澄月手里,威力立刻大增。经过精心的准备,当所有证据都完美无缺地把重大嫌疑指向彭飞时,她巧妙地呈了上去。
  出于韦澄月在律政界的影响力,以及雷泉拜托lisa姐的那位高官的施压,加之证据实在太过强大,警方不得不重新审视案情,重新定性,杀人的嫌疑终于指向彭飞。可是,当警方拖拖拉拉开好逮捕令,慢慢吞吞“冲”入彭飞住宅时,彭飞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于是风水轮流转,满城张贴的通缉令上,那英俊的头像刚刚被人遗忘,就换上了再度引发热潮的新面孔。继青年企业家杀人潜逃之后,知名律师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举动让全城又沸腾起来。

  这一番风雨,不但搅乱了刚刚有所平静的城市,而且事情闹至这一步,本来就深具新闻价值的素材,完全再无法因为种种因素按捺不发。对于青年企业家与知名律师的猜测,被各大报小台妙笔生花的记者,演绎出数不胜数的版本,丰富着市民茶余饭后的生活。

  看多了黑暗,捉不到人的结局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未曾对阵,就失去对手难免令韦澄月失望。不过这使得彭飞之前提供的有关罗丹经济犯罪的证据全部成为问题证据,下一场官司无形中变得好打起来,也算有得有失。

  韦澄月与罗丹商量了一下时间,等她手边的一切都准备好之后,电话通知,罗丹就去投案。她可以很快帮他洗清嫌疑,并顺利介入经济犯罪的案件当中去。她也嘱咐,投案之前的这些日子,罗丹一定要藏好,如果这时候被抓,性质不同,麻烦就大了。

  于是,罗丹决定乖乖和雷泉窝在丁藏锋舒适的公寓中再过几天幸福的日子。投案之后,天晓得那里面有多少是彭飞的人,等着他的,是什么样的待遇。



第十章
  “再有一周,就可以拆掉这该死的石膏了。”天天数日子的雷泉敲着硬梆梆的下肢,期待地说,“拆了马上去开车兜风,”接着望向罗丹,笑嘻嘻道,“然后再狠狠干你一场,省得每次都不痛不痒。”

  “施然临走时交待过,”罗丹瞟了他一眼,凉凉地搬出医嘱,把雷泉的梦想扼杀在摇篮里,“两个月只是能慢慢走路,至少需要再一倍的时间,才可以做剧烈运动。”
  “再一倍的时间!”雷泉受惊怒道,“为什么这事我不知道?”罗丹笑嘻嘻回答:“因为施然说养伤的病人要保持好心情,我怕你知道这不幸的消息受刺激,就没说。”
  雷泉盯着他:“现在不怕我受刺激了?”罗丹忽视掉他目光里的愤怒:“你现在心情好到兽性大发,我觉得可以用适当的刺激来调节一下。”
  两人坐在客厅里说笑玩闹着,忽然听到门铃叮咚响了一声。这声简单轻柔的响动,让客厅顿时陷入静寂。罗丹与雷泉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戒备。
  这里连Uther和韦澄月都不知道,什么人来按门铃?罗丹向雷泉做了个提高警惕的手势,轻手轻脚走过去。当他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到按铃人时,浑身一震。
  门外只有一个人,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却也最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彭飞。
  他可以有本事请到丁藏锋杀人,当然也有可能找到丁藏锋的公寓,但是,正在被通缉的他,不顾危险只身一人跑来找他的对头,想做什么?
  开门?还是不开?
  门外的彭飞,依然是衣衫整洁,面色沉静,一表斯文,看不出愤恨的味道,也看不出被通缉的落魄。这一份淡定自若,倒让罗丹有些佩服了。
  雷泉瞧着不对劲,也挪过去看。发现是彭飞,想了想,转头向罗丹低声说:“都已经到门前了,就是不开,他也会想办法进来的,何必呢。”罗丹点头,扶雷泉坐回沙发上,返转身打开了门。

  似乎并没有所谓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彭飞笑笑,仿佛仍像从前老友般踱进来,关上门。“我不承认我输了,你运气好而己。”他站定了开口,神情间只有淡淡遗憾,仿佛在讨论的只是打牌的输赢。

  罗丹望了雷泉一眼,淡然笑道:“我承认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毫无防备,确实斗不过处心积虑的你。幸好我运气真的不错,所交的朋友里,还有能信任的,肯帮忙的。不是每个都会算计我,出卖我。”

  彭飞淡淡道:“没错,你一直很幸运,不像有些人,被朋友算计出卖,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跳海轻生。”
  罗丹怔了怔,皱眉道:“你今天来的目的,是给我讲故事?”
  “不是,不过你若有兴趣听,我也不妨奉送一个。”看到罗丹不出声,彭飞冷冷一笑,继续道:“曾经有一对从小就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不妨称他们罗先生和彭先生——他们一起做生意,搞投资,相互扶持,都有了不错的成就。虽然后来分开两地各自成家了,依然时常互通消息,一起出手。”

  “在一次共同看好的钜额股票交易后不久,罗先生收到内部情报,这支看起来利润丰厚的股票,其实是在国际股市大庄家操控下的洗牌活动,目的是为了干掉一个厉害的对手,他们却成了池鱼。如果不马上在股价回落前抛售,至少会输掉一半的身家,可是这笔钜资,不是每个人都马上拿得出,也不是每个人都肯拿出冒险的。于是,罗先生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的好朋友。”

  “朋友对这支股票的预期有多高,罗先生一清二楚。于是他把好朋友约出来,告诉他自己因为看好另一单生意,急需用钱,问他是否愿意接收他这一半当时两人一起买的股票。彭先生完全不疑有他,爽快地表示可以,因为资金不够,连房子车子也向银行做了抵押,换走了他手里全部的即将变成废纸的股票。”

  “交易过后仅三天,股市便崩盘,倾家荡产的人不计其数。彭先生大惊失色地联系罗先生,却一个电话也打不通,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他强自镇定地请家人出海游玩,在游轮上吃了最后的一餐饭,大家都睡着后,被最信任的好兄弟出卖,几十年心血化为尘土,不知如何自处的彭先生,扔下妻子和一双儿女,跳进了星夜的大海。”

  “事隔一年,害死好朋友的罗先生可能忽然良心发现,又以为彭先生死得匆忙,一家人没人知道真相,就假惺惺跑来接济生活困顿的孤儿寡母。经过一番言语试探,他确信没人知道彭先生的死因,为了让自己好过,他把彭先生的妻子女儿送到法国,带着彭先生的儿子,回到他家,那个用朋友的生命换来的幸福的家。”

  “他不知道,彭先生在电话里商量吃下罗先生股票的事情,当时坐在父亲身边做功课的儿子听得一清二楚。他只是忍着,等着,盼着,终于等来这个复仇的机会。于是,另一场友谊就这样开始了。”

  “事情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只后悔两件事。一件是没有及早让玲玲知道真相,伤害到我们兄妹的感情。另一件就是为求谨慎,请杀手来杀你。”彭飞冷冷道。
  “所以你今天来的目的是?”话说到这句,罗丹周身提高了警惕。
  “所以我今天来,是想要弥补我的错误。我亲自动手,总不会有什么差池了吧?”
  “你亲自动手?”罗丹有点好笑,毕竟相处多年,他并不认为彭飞有这个实力。然而话音未落,彭飞已经合身扑来,动作迅捷地出乎意料。
  未曾想到,彭飞连身手都一直在有意隐瞒,的确是处心积虑到了极点。转念一想,他有过独自干掉两名警察加一个秘书的纪录,倒是自己疏忽了。罗丹抬手挡开他的攻击,后退一步,调整了一下轻敌的思绪,开始慎重接招。

  时间一长,罗丹久经训练的优势渐渐显露出来,当彭飞凌厉的攻击因体力的消耗不自觉减缓时,罗丹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抖擞。在一次拳脚交错时,罗丹手腕倏地一反,钳住彭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5 bookbao8.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9158号-1